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信出版社

CHINA CITIC PRESS

 
 
 

日志

 
 

安史之乱简述  

2013-03-22 11:45:33|  分类: 社科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通往豆瓣:http://book.douban.com/subject/20492089/


安禄山之兴灭:天宝十四载(755年)十一月,安禄山叛于范阳,十一月陷东京,明年正月禄山称燕帝,六月陷西京,玄宗奔蜀。至德二载(757年)正月,禄山为其子庆绪所弑。九月肃宗收复西京,十月收复东京。明年(乾元元年)八月,郭子仪等九节度围安庆绪于邺,乾元二年三月九节度兵溃。安庆绪亦为史思明所杀,安氏之燕遂灭。

1、常山及潼关之战:天宝十四载十二月,颜杲卿起兵常山,明年正月为史思明所破灭。二月李光弼克复常山,四月与郭子仪大破思明于九门,五月又大破之于嘉山。安禄山势蹙。六月哥舒翰为崔乾祐大败于灵宝,遂失潼关,西京相继陷没,李、郭自常山退保太原。

2、雍丘睢阳之战:天宝十四载二月,令狐潮围张巡于雍丘,十二月巡以后方援绝退守宁陵,遂与许远守睢阳。至至德二载十月,睢阳城始陷,张巡死之,竟屏障江淮之功。

3、南阳之战:至德元载四月,鲁炅自叶县退守南阳,为田承嗣武令珣等所围攻,明年五月退守襄阳,竟屏障江汉之功。

4、太原之战:至德二载(757年)正月,史思明围攻太原,李光弼拒之。至二月史思明以屡攻不下,解围走。光弼完成屏障灵武复兴基地之功。

5、史思明之兴灭:乾元二年(759年)十月,史思明复陷东京,自称燕帝。上元二年(761年)二月,史思明破李光弼于邙山,遂举军西向长安。三月,思明为其子朝义所弑。明年十月,代宗克复东京。广德元年(763年)正月,史朝义败死,史燕灭。安史之乱,共历九年。

安禄山所控三镇之形势

    唐贞观时(627~649年),分中原为十道;开元时(713~741年)分贞观十道为十五道,每道辖二十至七十余州。为控制归附中国各边疆地区民族,及防御四夷之作乱,于中原缘边地带,多设置都护府及都督府。此都护府及都督府因四夷降叛,时有增废,至唐玄宗开元间,乃改为十节度使。盛唐时诸道辖区,及节度使节制区等,已详本卷第一章。

    安禄山官职,既兼平卢、范阳、河东三镇节度使,统领有十八万四千兵马。又兼为河北道采访处置使、御史大夫、左仆射等职。河北道全道大小官员,无不归其统辖。且爵封东平郡王,可谓权倾中外矣。

    平卢节度使驻在营州(今热河省朝阳县南),乃商、周、孤竹国地,燕、秦、汉辽西郡地。晋以后营州刺史治此,咸康七年(341年),慕容皝建都于此,号为龙城。至隋,复置营州。贞观十九年(645年)唐太宗东征高丽驻跸于此,奚酋长可度请降,因置饶乐都督府于今热河省赤峰县之西北西辽河南岸上。武后万岁通天元年(696年)为契丹李尽忠所陷,州移治渔阳(今河北省密云县)。开元四年(716年),契丹、奚皆内附,复移回营州旧治,兼置平卢军于城内。开元八年(720年)营州都督许钦澹出讨契丹,兵败退至渝关,十年(722年)乌知义、安禄山进攻契丹,再复还于旧治。天宝初改为柳城郡,寻置平卢节度使,安禄山为平卢节度使仍镇于此。此地控制辽东辽西锁钥,屏藩燕蓟,襟带河东。昔慕容令言于其父垂曰:“守龙城以内抚燕代,外怀群夷……足以自保。”盖以当地具有攻守形势而言。唐时其地辖有营、平等州外,并辖有都督府五,靺鞨州三,降胡州一,奚州二,契丹州六,幅员广大,人口众多,物产富饶,向为东北国防上之重镇,安禄山拥此土,用斯民,遂产生其化家为国之念。

    范阳节度使驻在幽州(今北平市),乃春秋燕国都城所在,汉为广阳郡,后汉幽州治,慕容隽尝都此,唐睿宗景云元年(713年)置幽州节度大使,天宝初为范阳郡,设范阳节度使统横海等十余军。地居天下之脊,控关山峻险,号称天府。召公初封于此,享祚八百余年,辟国千余里,自汉以后,皆为北方巨镇。光武资其兵力光复汉祚,慕容隽据此遂兼河北。辖有幽州附近十余州外,并辖有都督府二,奚州八,契丹州十一,降胡州一。物产人力更富于平卢,安禄山先有平卢,继有范阳,遂如虎添翼,不可再制。

    河东节度使治在太原(今山西太原),乃古并州所在,春秋晋阳,秦、汉太原郡,西临黄河,东依太行,北控雁门、云中以襟带燕、代,南屏关中,自古为御北狄匈奴突厥之北防重镇,亦为自长安通往燕、代要道,安禄山拥有此要道,出兵南向,即可以直抵长安。

    唐以安禄山为河北道采访处置使,是将河北道地面之二十五州悉隶其采访处置之下。按唐河北道,乃古幽、冀二州地,东至海,西至太行山,南至怀(今河南省沁阳县)、卫(今河南省汲县)、相(今河南省安阳县)、博(今山东省耶城县)、德(今山东省德县),北至营(治今热河省朝阳县南),以及饶乐都督府(在今热河省赤峰西北潢河石桥南)、松漠都督府(在今热河省围场县)、安东都护府(在今安东省安东县)、黑水都督府(在今黑龙江)、渤海都督府(在今沈阳)、奉诚都督府(在今热河省隆化县)、安静都督府(在今吉林永吉),更有顺、瑞、佑、化、长、开、宁、抚、安及突厥、靺鞨、降胡等州皆在营州北;有鲜、崇(黎)、顺化、归义、归德、弱水、初黎、洛瑰、太鲁、渴野十奚州皆在渔阳北(今热河省西南部);有玄、威、昌、师、带、归顺、沃、信、青山、峭落、无逢、羽陵、白连、徒河、万丹、匹黎、赤山十七契丹州皆在奚州以北(今热河省北部及蒙古南部);又有檀州降胡安置州一皆统于营州都督。再益之以河东道,是安禄山实有唐朝五分之一国土矣。

长安方面之情势                                     

    唐玄宗既以河北道、河东道交付安禄山管辖,所余十三道中河西陇右道,日与吐蕃交战中,亦占去唐朝一部兵力,正在自顾不暇,不能还救中原。剑南道亦正与吐蕃、南诏交战中,又占去唐朝一部兵力且是本身待援。关内道之朔方有回纥时为边患。唐朝重兵皆用在北方,不与回纥等言和,便不能转用兵力。而岭南道远隔在岭南,正用实力在经略中,尚不能调用其力以回顾中原,其与镇西、北庭,同样需要中原及时给以援助。故在天宝十年(751年)左右,唐朝所有平靖地面,为京畿道(长安附近二府三州),都畿道(洛阳附近一府三州),河南道(汴州附近二十六州),山南东道(江陵附近一府十五州),山南西道(南郑附近一府十六州),淮南道(扬州一带十四州),江南东道(一府,镇江等十九州),江南西道(宣城等二十一州),黔中道(黔州等十四州)九道,共有六府一百三十州而已。且以国内承平日久,武备废弛,而玄宗又已春秋高,颇内惧。朝廷政治混乱,自天子以下王公大臣皆奢靡逸乐,已不振作。故一经安禄山举兵南下,即如破竹之势。其他玄宗时代国防军事诸状况已详本卷第一及八、九等章。

各主要战场之地理形势

    河北形势,东滨海,南控三齐,西阻太行,北届沙漠,唐国防上重要之道也。此次河北战役,北常山、博陵、井陉、河间、信都五地之得失为最重要。

    常山(今河北正定县)、博陵(今定县):常山地控太行之险,绝河北之要,西顾则太行动摇,北出则范阳(今北平)震慑。若夫历清河,下平原,逾白马(今河南滑县),道梁宋(今商丘、开封),如建瓴水于高屋,骋驷马于中逵也。盖其地表带山河,控压雄远,郭子仪李光弼与史思明之所以竭力争夺此地者,即以此故。

    其西有井陉之险。关在获鹿县西十里,山西平定县东九十里,亦曰土门关。太行八陉之一。山势自西南而东北,层峦叠岭,参差环列,方数百里,井陉关在焉。此关为河北、河东两道交通之咽喉,故安禄山过博陵,即遣兵塞井陉之口,盖以掩护常山博陵,亦即其河北后方交通线之侧背也。秦始皇遣王翦攻赵,先下井陉而赵亡,汉高祖遣韩信攻赵,井陉一战而赵灭。其地之重要如此。

    博陵形势,重山西峙,群川东汇,川陆流通,连络表里。凭镇冀(今正定、冀县)之肩背,控范阳之肘腋。关山峻阻,西足以临云代(今山西大同等地),东可以兼瀛海(今河间沧县等地),河北之雄郡也。是以史思明每于常山战败,即退守此地,以图后举者以此。

    河间(河北今县)、信都(今冀县):河间北拱范阳,南临青济(今山东益都、济南),水陆冲要,饷道所经。自古幽燕有事,未有不先图河间者。盖其境内陂泽沃衍,宜于耕植,且滨沧海,盐鹾之利,军府所资。又舟车通利,四方供亿,皆取给之,为河北经济战略之重地也。信都地据河北之中,川原饶衍,控带燕齐。盖其东近瀛海,则资储可充,南临河济,则折冲易达,亦为河北战略重地也。

    河东形势,东据太行,南通怀、孟(今河南沁阳、孟津),西薄于河,北边沙漠,亦唐国防上重要之道也。此次河东战役,以太原、河东(郡治今永济)为主。

    太原:此地为唐初开国之基业,素被重视,当时称为北京。其地控带山河,踞天下之肩背,为河东之根本。东阻太行、恒山,西有蒙山,南有霍太山(今太岳山)、高壁岭,北扼东陉、西陉关(今雁门关),所讲四塞之地,用兵之要区也。故此地与范阳、灵武,同为唐北方国防之中心,亦为东西两京之扞卫。郭子仪李光弼据守太原,东出井陉则足以制河北,入守则可以卫关中与朔方(治灵武——宁夏今县)。

    河东郡:此地背负关陕(潼关陕县),南阻大河,北连汾晋(今临汾),西渡同华(今大荔、华县),与关中为表里,为控据关河、山川要会之地。自古天下有事争雄于河山之会(关中)者,未有不以河东为咽喉者也。其西有蒲津关,在黄河西岸。玄宗开元十九年,于蒲津两岸开东西门,各造铁牛四,以维浮梁。唐据潼关陕县以拒安禄山,即以河东郡为掎角。郭子仪欲取关陕,进控两京,即先谋取此地,其重要可见。

    河南形势:唐之河南道,北自旧黄河(自今河南武陟县东北流,经汲县滑县转而东向,历介山东省聊城县南商河出海)以南,包有今山东全省,河南省东部,安徽北江苏北各一部。当时抗拒安禄山,以卫江淮者,有三要地,即:雍丘(今河南杞县),睢阳(今商丘),颍川(今许昌)是也。

   雍丘睢阳:地界梁宋(今开封商丘)之中,据汴河之会,土田平衍,舟车络绎,河南道一交通枢纽,睢阳之前进据点也。睢阳据江淮之上游,为汴(开封)洛(阳)之后劲。盖其襟带河济,屏蔽淮徐,舟车之所会,自古争在中原,未有不以睢阳为腰膂之地者。张巡许远,力守睢阳,以抗贼锋。贼围益急,或议弃城东走。巡、远曰:“睢阳者,江淮之保障。若弃之,贼必乘胜长驱,是无江淮也。”当时论者,谓睢阳坚守,既足以挫贼之锋,使不敢席卷东下,又即以分贼之势,使不得并力西侵。江淮得以富庶全力,赡给(各路)诸军。贼旋荡覆,张许之功,于是乎伟矣。(张、许言见《新唐书》卷一九二《张巡传》)

    颍川:地控汝洛,东引淮泗,舟车辐集,转输易通,原野宽平,耕屯有赖。古之论曰:“自天下而言,河南为适中之地;自河南而言,许州又适中之地也。北限大河,曾无溃溢之患;西控虎牢(今汜水县),不乏山谿之阻,南通蔡邓,实包淮汉之防,亦形胜之区矣。”唐朝当时,一再坚守此地,与雍丘睢阳为掎角,以拒贼锋。

    其次,与河南为掎角,以拒贼锋者,又有南阳(治今河南邓县)。当安禄山下陈留(今开封)之后,唐即遣南阳节度使鲁炅自南阳驰守叶北之滍水(今沙河)之南岸,保此豫西山麓之险,与颍川、雍丘为掎角之势。及鲁炅败,退守南阳,苦战经年,江汉赖以保存。盖南阳南蔽荆襄,北控汝洛,古称邓林之险。其地西控商洛(今陕西东南部之地),南当荆襄,山高水深,舟车辏泊,有陆海之称。当时唐赖江淮租赋以支持长期大战,荆襄即为其运道必经之地也。

    关中形势:安禄山既陷洛阳,唐即恃陕与潼关之险以拒贼锋。陕地之要,内屏关中,外维河洛,履崤坂而戴华山,负大河而肘函谷,所谓崤函之固是也。其地南倚山原,北临大河,东自崤山,西至潼津(在潼关)通称函谷,号为天险。哥舒翰在此地战败,玄宗即弃长安西奔,关中立成崩溃之状,即因失此险要之屏障也。

战略指导

    安史方面:安禄山叛乱之前,先则以贡献得宠于玄宗,凡朝廷使者,亦无不以财帛笼络之。继则求为杨贵妃养儿,以取信及控制玄宗,如是虽宰相杨国忠恶之,亦无可奈何矣。

    既为三边节度使,乃自行伍之间破格拔擢能战之士,如史思明、孙孝哲、何千年、李归仁、田承嗣、蔡希德、崔乾祐、尹子奇、安太清、高邈、阿史那承庆等,故留为尽死力。又以恩抚纳奚、契丹降众,及求为监牧使,尽选良马以为己有,故其兵强。又极力罗致人才,如高邈劝禄山取朔方将李光弼为左司马,未纳。既而悔之,忧见颜色。久而曰:“史思明可当之。”可知其对于用兵人物,筹思甚密。又其于陷两京后,罗致唐之朝士亦甚众。

    至其进军方略,高邈为谋,“声言进生口(献马),直取洛阳,无杀太原留守杨光翙,则天下当未有知者”以袭取两京,则天下可定。何千年献谋,则“令高秀岩以兵三万出振武(乾元初分朔方节度置振武军节度镇今绥远和林格尔县)下朔方(镇今宁夏灵武),诱诸蕃取盐、夏、鄜、坊(今绥南陕北地区)。使李归仁、张通儒,以兵二万道云中(今山西大同),取太原,团弩士万五千人,入蒲关(今陕西平民县黄河岸上),以动关中。劝禄山自将兵五万,道河阳(今河南孟县西南),取洛阳。使蔡希德、贾循以兵二万绝海,收淄、青(今山东临淄、益都),以摇江淮。则天下无事矣”。此两项进军计划,前者因被唐河南尹达奚珣疑其有变,奏于朝廷,而未收效。后者显因兵力过于分散,而未为安禄山所采用。禄山所用之战略指导,其概要约如次述:(以上见《新唐书·安禄山传》)

(一)使范阳节度副使贾循留守后方基地范阳。平卢则使吕知诲守之;河东节度使区,使高秀岩在大同(今山西朔县东)采守势,以监视太原之唐军。

(二)命平原(今山东陵县)太守颜真卿,征团练兵守博平(今山东聊城县)至平原一带之河津,固河防,以掩护永济渠(隋炀帝所开,见上卷)运河之漕运补给水道(颜真卿反正,出其意外)。

(三)以刘道玄为海运使,使镇景城(今河北交河县东北),利用永济渠,漕运甲仗器械,以支援前线军之作战。

(四)集中全军之主力十余万,以疾风迅雷之势南下,至常山(今河北正定县),即征五郡团练兵使颜杲卿镇守之,并遣将塞井陉之口,以阻唐军自太原威胁其侧背及后方交通线(颜杲卿反正,出其意外)。

(五)主力军攻陷陈留(今河南开封)后,使李庭征附近地区之兵留镇之。主力仍集中以向东京——洛阳。

(六)既陷洛阳,一面分兵陈留,以向江淮及江汉,以断绝唐朝廷粮食及财帛之来源,逼使其无力支持持久战,一面准备继续西进,以取西京——长安。


    唐朝方面:由于玄宗之执迷不悟,根本无防叛之预定战略,直至安禄山将何千年袭擒北京留守杨光翙,而且杀之于博陵(今河北蠡县)之南之后,始知禄山确已叛变。幸玄宗究为一英武之主,即作初期之部署:

(一)遣将守太原,并使郭子仪、李光弼将朔方军出井陉复常山,以断安禄山之后。

(二)使程千里在河东郡募兵,进屯上党(治今山西长治县),守太行之塞,使相机进胁邯郸、安阳及怀(今沁阳县),以制禄山之侧背。

(三)使封常清虎牢(今河南汜水县)洛阳,高仙芝守陕(今河南陕县),以阻禄山之西进。后二人已败,又急使哥舒翰守潼关。

(四)遣张介然为河南节度使,驰守陈留(今河南开封),各郡置防御使。旋陈留陷,又遣虢王巨出武关,东驰彭城(今江苏铜山县),以指挥河南诸军,保障江淮(此地区是唐财政经济惟一命脉),并与平原(今山东陵县)颜真卿协力,胁制禄山之东侧背。相机进攻魏(今河北大名县)、邺(今河南安阳县)、滑(河南今县),以断禄山之后(以上(一)(二)(四)三项部署,形成安禄山后方交通线严重之威胁)。

(五)以鲁炅为南阳(今河南邓县)节度使,进守叶(河南今县)北之滍水(今沙河),与河南之颍川(今许昌),成掎角之势,以屏障江汉,确保江淮财赋之补给线路,并以掩护武关之险要。

    由于以上战略部署之成功,及李光弼、郭子仪,相继出井陉,克复颜杲卿所据守之常山,与史思明于九门(今河北藁城县西北)嘉山(今曲阳县境)两次会战,予思明以惨重打击,逼使安禄山整个军事形势为之动摇,遂欲同时使哥舒翰自潼关反攻,期将安禄山之叛军,一举而摧毁击灭之。不料潼关之战失败,弃西京而奔蜀,乃作第二期之战略部署。

安史之乱简述 - 中信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14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