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信出版社

CHINA CITIC PRESS

 
 
 

日志

 
 

不忠是爱情和婚姻中的潘多拉盒子  

2012-08-17 15:13:23|  分类: 社科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年1月,桑德拉·布洛克获得了金球奖最佳女演员。在例行的致谢,即感谢同事、经纪人、评委等人后,她特别感谢了她的丈夫。那是一段令人非常感动的关于忠诚的致辞,证明了忠诚这个品质是如何给予我们勇气、给予我们力量的:“感谢我的丈夫,自从遇见了你,无论我的演艺生涯取得多大的成功都不足为奇了。”布洛克说:“我从来不知道,一个人在背后支持着你,会给你这么大的力量。”这是一段非常明智的言论。有了忠诚的支持,我们就敢于冒更大的险,并且相信这些冒险会得到应有的回报。很快,布洛克获得了更大的成就,她又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女演员的桂冠。再一次她满含热泪地表达了对她丈夫的感谢,认为自己非常幸运能有机会遇到自己的丈夫(她的丈夫也感动得落下了眼泪)。

然而,就在布洛克再次落泪,感谢她丈夫给予的忠诚、勇气和爱让她在事业上取得重大成就的一周后,她的丈夫被爆出和一位化名为性感女郎的跳脱衣舞的文身女艺人有私情。

这是一个非常常见的故事,事实上已经是老生常谈了。你可能会因此而得出结论,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没有什么比爱更能破坏彼此间的忠诚的了。正是在爱情中,我们忠诚的脆弱、不可信的特性被毫不留情地披露出来。当提到浪漫时,人们不仅要求忠诚,而且还要公开表现出来。除非我们加入美国籍或者参军,这两种场合都需要我们许下誓言,婚姻可能是最主要的场合,它的仪式就是宣誓,需要我们大多数人公开宣誓忠诚。“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贫穷、健康或疾病”,顺境、富有和健康,我们所需要承担的是它们的对立面。在誓言中真正重要的是在生病或贫穷时的不离不弃,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你可能会这样说。在面对不幸时,依然坚守忠诚才是忠诚的真正定义。

   

如果多数婚姻最终都走向了失败,我们就不得不质疑这类忠诚到底有多少是值得相信的。不可靠的忠诚根本不是忠诚。

爱,至少应该和雇用私家侦探无关,或者也不应该调查你的配偶与其他女人的联系情况,但这一切令人不舒服的事情都发生在老虎伍兹的妻子身上。当伍兹的名气越来越大时,他就不再对家庭忠诚了。无关顺境或是逆境、富有或贫穷、健康或疾病,这样的男人通常都已经名利双收了,但即使这样他们也不满足。你可能会说,好吧,他们比普通人面临着更多的诱惑,而且诱惑还在不断增多。因为诱惑越来越多,曾经发挥作用的忠诚就变成一种阻碍了吗?如果说忠诚应该是抵抗悲惨命运袭击的武器,甚至在安逸舒适的生活中,忠诚都可能随时瓦解,我们又该如何看待忠诚呢?这时第一个映入我们脑海的可能就是“一文不值”。

 

忠诚的爱才是真爱

古希腊哲学家在最初的时候就认为,是爱的力量把整个世界联结起来的。对这些早期的宇宙论者来说,爱不仅仅是一种人类情感,它也是一种大自然的力量,也许正是这种力量平衡了宇宙的混乱。爱也是唯一能够克服宇宙能量衰退倾向的力量。古希腊哲学家恩培多克勒认为,土、水、空气和火是构成整个世界的物质,“这些物质之间不停地进行转换,通过爱的力量,这些物质结合到一起,彼此进行转换,通过对抗的力量,它们又彼此分开。”几千年后,美国诗人罗伯特·弗罗斯特提出了相同的说法,把爱描述成“独一无二的/元素中的元素/宇宙万物的黏合剂”。

爱是怎样像磁石一样把一切都吸附在一起的,这一点也不难理解。今天,我们把爱情吸引力比作一块磁石,不过也有人强烈认为也正是爱破坏、摧毁了一切。古希腊诗人赫西奥德认为爱神厄洛斯不仅是“所有不朽的神中最公平的”,同时也是导致我们堕落的元凶。在他的讲述中,“爱让人四肢无力,头晕目眩,无视众神和整个人类的劝告”。或者,就像18世纪英国诗人威廉·布雷克所说,爱“无拘无束,肆意飞翔,自由自在,挣脱一切来源于理智的束缚”。中世纪德国诗人沃尔夫拉姆·冯·埃申巴赫在他的史诗《帕西发尔》(是一部关于寻找圣杯的故事,而且为瓦格纳的歌剧《帕西发尔》提供了素材)提出了相同的看法(并不逊色),把爱描述成“具有强大防御功能的破坏者”。

英国伟大诗人埃德蒙·斯宾塞爵士曾说过,丘比特造成的破坏超过了他所给予的坚强防御。在《仙后》(The Faerie Queene)中,装腔作势的爱神在游行中骑着一头贪婪的狮子,这头狮子由爱神的随从“危险”、“恐惧、“悲伤”、“狂怒”以及“残酷”照料;在队伍的最后,“争吵”、“愤怒”、“贫穷”和“疾病”拖着脚步蹒跚而行,就像罗马胜利后俘获的战俘一样。“反复无常”和“背叛”也在那儿,站在爱神混乱的令人蒙羞的队列中,走在最后的是“恶名昭彰的死神”。这是一个令人震惊的画面:我们想象的丘比特是手拿可爱精巧玩具弓箭的小神。不过,我们必须要记住的是,当这个比喻生成一幅画面时,这对弓箭是武器装备的最高艺术表现形式。有一次,阿波罗误以为丘比特拿着战士的武器玩,还曾斥责丘比特(最后发现戏弄这样一个危险的小神真的是一个糟糕的想法)。因此,如果不提精致的爱的箭矢,用现代的武器来武装丘比特,我们的脑海里一定会生成这样一个画面,一个小恐怖分子手持AK–47自动步枪或者火箭弹,瞄准人心,随时准备开火。

14世纪晚期的时候,曾经接受充满激情的婚外情的宫廷浪漫派开始重新思考,他们对他们曾有的观念产生了怀疑,他们以爱为主题,通过诗歌辩论来表达他们的矛盾情绪。吉恩·德·圣皮埃尔在《百首民谣》中问,是什么促成了最伟大、最快乐的爱情。为了解释这个问题,诗人描述了一场辩论,这场辩论发生在一个伟大的骑士(他支持忠诚)和一个活泼的年轻女性(她为虚伪辩解)之间。骑士宣称,爱不仅仅是“肉体上的享受”,一个被教导对爱忠贞不渝的人,在战场上也是一个可以交付性命的人:忠诚适用于所有的场合。那个年轻的女性则反驳说忠诚是愚蠢的行为,纵情享乐的人才会获得人生最大的快乐。以一种中世纪叙议结合的方式,这位法国宫廷的年轻诗人以诗歌的形式记录下他们的观点,详细叙述了他们认为谁会赢得辩论,并解释了原因。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忠诚。(虽然仍有少数愤世嫉俗的人认为,最好的否定忠诚的办法就是把忠诚夸得天花乱坠,这样反而更能享受虚伪的胜利。毫无疑问,对参与的人来讲,赞美忠诚还是值得的,因为如果没有人相信你的誓言,你也就很难进一步证明你虚伪的伦理观。)

在那个时代,有很多诗人都关注这个辩论:爱是微不足道的幻想,还是耐用品?提出这个问题的方式变得多样化,诗人们尝试着就到底什么是爱的真正象征展开了辩论,是花期短暂的鲜花呢,还是生命长久的叶子呢?这个问题真正引起大家的关注始于厄斯塔什·德尚的四首诗歌,德尚是和英国著名作家乔叟同时代的法国诗人,诗中对比了鲜花和叶子各自的优点。要证明雏菊等鲜花的优势并不是一件难事,花朵都是美丽芬芳的,这些鲜花赐予人们愉悦享受的同时,也彰显了它们所代表的激情和亲密。不过,鲜花也是很容易枯萎死掉的。这是多么奇怪的事。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我们习惯于用这种易凋谢的鲜花来歌颂爱情。我们是打算承认,我们的感情就像盛开的玫瑰花一样短暂,有花堪折直须折吗?或者我们可以用一个比喻来形容爱,表明爱是持久的,不是转瞬即逝的。也许应该用常青常绿的叶子来比喻爱而不是鲜花。德尚的四首诗中,其中有一首把叶子看做永恒持久的爱的象征,但在其余三首诗里,他仍然热衷于歌颂花瓣,沉迷于雏菊花带来的肤浅的喜悦。

 

这并不是最后的定论。这场辩论最精彩的详细叙述要数约翰·德莱顿描述的15世纪宫廷生活的一首诗。德莱顿在《花和叶》中讲述了两派宫廷人员5月的一天在茂盛的草地上嬉闹的场景。有一组淑女和骑士头戴花环,他们对雏菊满怀敬意,认为这些花朵鲜艳漂亮,生气勃勃。另外一组人在头上戴着的是由忍冬和橡树叶编织成的树冠。大片的月桂树遮蔽成荫,人们聚集在阴凉处,戴着树叶冠的人“发现了休憩地”,“躲避炎热”。但处于鲜花环绕的贵族们很快发现,在正午的骄阳下,鲜花迅速凋谢、枯萎。这时突然暴雨来袭,大雨和冰雹彻底摧毁了这些鲜花。花和它所象征的爱,是“短暂美好,虽优雅但易变,”德莱顿写道,“连番击打后,脆弱躯干被撼动/脆弱得不足以迎接大自然的风雨和侵害。”相反,和月桂树一样的爱又是什么样呢?“经历寒冬,却没有枯萎/永远生机勃勃,时刻犹如在五月”。

更现代的诗人让这场辩论更加生动有生气。科尔·波特提出疑问,真爱是源于大理石还是泥土?“是一辆崭新昂贵的罗尔斯车,还是一辆用过的大众雪佛兰”?我们仍然无法确定,真爱对我们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在鲜花榜上,我们有了现代的冠军,向我们展示鲜花般的爱情。南卡罗来纳州州长马克·桑福德编造了一个“阿巴拉契亚山脉徒步旅行”的故事,目的是为了掩盖自己去布宜诺斯艾利斯会情人的事实,他欣然选择了鲜花一样绚烂的爱情。然而,大众却一直偏爱持久的爱。虽然很奇怪,但这种偏爱却无可厚非。社会心理学家加思·弗莱彻和杰里·辛普森发现,那些在寻找情人时要求情人忠诚的人,要比那些选择情人以“激情”和“财力”为标准的人,也就是注重美貌和金钱的人,更可能拥有一段“更加令人满意、更加持久的关系”。

就德莱顿而言,他也没有对爱情 “带来了快乐/转瞬间大喜大悲”的温柔魅力免疫。但当被问及“选择叶子还是花朵时”,他回答:“我选择叶子。”祝福他吧。沃尔夫也作出了类似的选择,他公开抨击了丘比特和他的箭,躲开了爱之箭的射击,无视爱神炽热的爱火。“你施加的痛苦,我一无所知,”他写道,“如果我说我知道真爱的意义,那也只有忠诚可以带给我。”

 

《忠诚》: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1445550/

 

  评论这张
 
阅读(8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