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信出版社

CHINA CITIC PRESS

 
 
 

日志

 
 

北大,激情燃烧的岁月(《女人是一场修炼》节选)  

2012-07-24 17:21:10|  分类: 励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进入北大后的一天晚上,中国男排胜利,校园里一个男生把一个 点着的扫把从窗口里伸出来,接着其他窗口也伸出了无数点着的扫把,欢呼声连成一片。接着欢呼的人群开始下楼,从北大南门开始向人大方向走, 队伍里响起震耳欲聋的口号声“振兴中华”,那是 1981 年。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新的世界。

在北大,我第一次领会到精英的概念。并不仅仅是由于所有的同学都 是省市地区状元,更是由于所有人胸怀的抱负与梦想。记得当时的北大是一个激情奔放的校园,上有经历沧桑的老三届的 77 级,下有我们这样乳臭未干的81级学员,单纯的青春与豪迈的厚积薄发的中年混杂在一起。我们被师哥师姐的豪情壮志激励着,有太多目不暇接的思想和行为成为我们的 追求与楷模。在那个一堂课一道思想闪光的校园,在“真理标准”大讨论中,同学们都在认真思考未来的中国怎么走。

 

北大的生活很沸腾。北大人之间不比学问,比跨界。譬如学中文的要用英文写小说,学英文的要出中文诗集。在我的新浪博客的个人简介中,我用这些关键词来概述自己的北大生涯:“振兴中国,民主墙,法语,舞会,话剧团,友谊,文学,电影。”入学后不久,北大话剧团成立,我报名参加。团长是当时的心理学系学生英达,《红衣少女》中的辛甘是我的第一个角色。之后,还排演了法国荒诞喜剧《纵火犯》。

 当时北大话剧团热衷于国内的当代戏剧潮流和争议性剧目,国内的荒诞派戏剧时期,高行健的《车站》和《绝对信号》都是在北大首演。记得 从办公楼礼堂回来,我激动地到图书馆找出《车站》和《等待戈多》,比较 它们的差异。当年的话剧团也排演过《原野》和《纵火犯》。记得在排演《原野》时,英达还请来了当时也在排演此剧的中央戏剧学院的学生交流,也就是在这样的交流里,我和当年的中戏学生、白傻子的扮演者姜文相识。 话剧团的每场演出都在办公楼礼堂举行,成为校园生活一大亮点。

 大学一年级,我还第一次接触到了“神秘”的交谊舞。那时的学三食堂(如今的百年大讲堂)一到晚上就变身为热闹的舞场,真可以说是夜夜歌舞升平。跳舞的男生女生,都是素面朝天,棉袄毛衣,见不到西服礼裙, 只有一张张兴奋忐忑的脸在灯光下闪烁着精神、理想、梦想。集体的一贫如洗下,是集体的青春澎湃。

1984年国庆节天安门大游行,北大参加学生方阵,我也是其中的一员,记得游行前,老师把我们身上所有东西都没收了,还在队伍前面苦口婆心地告诉大家不许喊没有排练的口号,但,当整个方阵走到天安门城楼下时,就在我的身边,几个同学把事先藏好的“小平您好”横幅举出来, 画面瞬间传遍全世界,并被新闻摄影记者牢牢地定格。更幸运的是,小平同志笑了。北大人那种敢争天下先,敢对任何事情投入热情、发出心声、做出态度的精神,对我影响很大,直到现在我的行事风格依然如此。

 

虽然身处法语系,但当时的我,主科法语成绩平平,反而对外国文学、外国文化思潮陷入了一种狂热。随着外国文学史的学习,我泡在图书馆,通读可以找到的所有外国文学史上提及的名著,随着西方文化思潮的兴起, 我如饥似渴地吸收着所有新鲜的理论与名词。生活中有两个图书馆对我的影响最大,一个是北大图书馆,另一个是巴黎的蓬皮杜艺术中心。20世纪80年代,北京大学图书馆藏书已逾 410万册,大学期间我在北大图书馆里,通阅了所有能够找到中译本的外国文学作品,包括希腊神话、荷马史诗、 但丁的《神曲》、薄伽丘《十日谈》、莎士比亚全集、歌德《浮士德》、司汤达、巴尔扎克、罗曼罗兰、茨威格、托尔斯泰、艾略特、卡夫卡、海明威、毛姆等等,古典作品和现实主义作品对我来说都是学习,著名诗人的诗作 让我反复吟咏回味,拜伦诗集、恶之花、泰戈尔的作品,还有后现代主义文学都令我着迷,我还一头扎进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法、荣格神话原型法、结构主义方法等。

 图书馆之外,我最喜欢的去处是临湖轩,我时常独自待在这里。从钟亭下来,沿着未名湖南岸边的小径东行不远,就能看见在湖边的小土坡上 有一座静谧的三合庭院。整个院落隐没在北大竹林深处,远离喧嚣和嘈杂,独享微风、鸟鸣和草香,笼罩在一种幽静神秘的气氛中,这就是著名的临湖轩。大学期间,我所有的功课备考、所有的思绪记录都是在临湖轩里进行的。当时的临湖轩很静,很空寂,很少有人在里面。院门总是开的。

 我喜欢一个人坐在廊下背书、看书、写字,或者自己呆坐着,做白日梦。最喜欢的是下雨的时候,在湿漉漉的院落里,听着雨滴自在地落在院落里,浇出清香的味道。这也是北大生活中唯一的清净时光。大学四年级,临近毕业。20 世纪80 年代,仍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的时代。为了追逐社会最强音,跻身精英人群,我决定报考研究生。那年正值北京电影学院招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批研究生招考,我决定报考电影学院研究生。考前的三个月时间,我又一头扎进北大图书馆,拉书单、一本本书籍,一本本笔记,将所有的电影类、文艺理论类、美学类书籍通读,记了一本厚厚的学习笔记。当时备考时陪伴我的喜多郎音乐、大白兔奶糖、桌前的黄灯至今仍记忆犹新。

 21岁那年,考研成功,我告别北京大学,直接跨入北京电影学院。

 

女人是一场修炼: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0566131/


2012年07月24日 - 中信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4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