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信出版社

CHINA CITIC PRESS

 
 
 

日志

 
 

十二年的漂泊之路——课本上不说的历史(节选)  

2012-07-16 15:29:54|  分类: 社科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莞中学松山湖学校  左馨蘭

 

最后的照片

1968年的深秋,北方的风已有阵阵凉意。女人小心翼翼地向窗外瞥了瞥,那孤单飘摇的落叶,似乎和这弥漫的空气一样萧瑟。她再一次把目光匆匆转向手中捧着的照片,那上面正是男人的脱帽黑白戎装照,整洁朴素的国民党军服勾勒出中校英武挺拔的身躯。他身跨武装带,手扶盒子枪,但目光却很温和,甚至有些谦逊。

女人叹了一口气,终于划亮火柴,点燃了这最后一张照片。随着火焰的急速吞噬,所有关于男人的一切,连同那段浩瀚激昂的历史,都随着这照片,灰飞烟灭,飘散而去。

这整个过程,都被我的外祖母看在眼里,那时她只有三十出头。女人便是她的母亲,在烧掉照片时特地把她叫了过去,让她看父亲最后一眼。

“虽然当时我的父亲已去世十年,左邻右舍也没人知道我们是国民党家属,但文革的时候我们还是非常害怕,所以有关我父亲的所有遗物都被我母亲在那时销毁了。”外祖母带着些许遗憾,如是对我说。

 正是因为出生在这样一个国民党军官的家庭里,才有了外祖母十二年的漂泊之路。

 

乱世中组建的家庭

外祖母告诉我,她的母亲是东北满族人,隶属清朝镶蓝旗籍,本就是八旗中最低一等的贵族,又遇到清末乱世,生计也只是刚够维持。后来偶然结识了她的父亲,也就是照片上的军人,两人便在动荡中组成了一个家庭。

“父亲原是张学良东北军所辖的国民党五十一军中的一员,但张学良并不直接统率这个军队,而是长期由于学忠担任军长。至于他究竟属于哪个师部,我就不清楚了。我只知道他虽为中校,但并没有直接参加前线的战争,因为他的职位是一个军械师,只负责在后方修造兵器。”外祖母说。

五十一军自成立起曾转战多地,所以外祖母一家人也作为军属,跟着她父亲的部队四处转移。“母亲告诉我,在我出生之前,家里从东北先后到过北平、山东枣庄、安徽蚌埠和河南许昌等等,总之居无定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喋血临淮关

西安事变后,张学良护送蒋介石回南京,旋即被扣押,近20万东北军群龙无首,一度发生自相残杀的悲剧。1937年3月,东北军高级将领接受国民政府提出的东北军东调的“乙案”。4至6月,南京政府对东北军进行整编,任命于学忠任第五十一军军长,部队整编后调防青岛。

同年7月,卢沟桥事变爆发,日军遂大举侵华,很快在华北和华东两个战场相继得势,并步步紧逼,欲以南京、济南为据点,从津浦路两头以重兵夹攻集中在徐州和武汉的中国军队主力。一时间,徐州告急,武汉告急,能否守住淮河防线,直接关系到北线作战的胜负成败。

面对严峻的形势,第五战区司令李宗仁决定调动能征善战的于学忠率五十一军赶赴淮河,担任淮河一线的防御任务。曾外祖父带着家眷,随五十一军由青岛迁往江苏,参加了辉煌而悲壮的淮河抗战,而这也是五十一军自成立起参加的首次大战。

1938年1月,日军调遣16个师团共计23万兵力,沿津浦铁路一南一北,分两路夹击战略重地徐州。于学忠以51军两个师的兵力约2.5万人,死守蚌埠,血战临淮关,顶住了日军3个师团共计4万人的疯狂进攻。在连续8天的防守中,51军伤亡七千余人,但他们守住了淮河,日军的伤亡达九千人以上。

前线将士血战沙场,以极度顽强的意志顶住了日军的疯狂进攻;后方人员则咬紧牙关,克服种种困难积极配合前线的物资供给。

曾外祖父作为部队修械所的所长,要与工人们一起抢修前线受损的兵器。他的专业技术很是高超,对于军工人员在修造中遇到的难题,他最后都能解决。有些工人甚至在下班后特地跑到他家,拿着需要急修的枪支火器向他请教维修方法,而他也总会很耐心地为他们解答那些“疑难杂症”。每当部队为抗战需要转战各地时,他和工人们就迅速转移工具,这样,到下一个地方打仗的时候,修械所就又可以开工了。

淮河战役结束时,曾外祖母已怀有身孕。此后,军长于学忠又率部增援台儿庄,并在徐州会战后为掩护其余部队撤退进行了艰苦卓绝的徐州突围。1938年6月,五十一军奉命参加武汉会战,在大别山麓与日军激战。武汉失陷后,于学忠率部开往大别山打游击,袭击敌人后方,并在金家寨一带进行休补。

部队转战各地,曾外祖父一家也随部队迁往各地。“听母亲说,她怀我时,家里由安徽先后到过山东枣庄、江苏徐州、河南许昌等地,总之居无定所,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外祖母回忆说。

 

船上响亮的哭声

1938年的农历九月十五日,距武汉失陷不久。

这一日,曾外祖父的部队正在湖北谷城。由于条件艰苦,没有专用船只,部队只能租用民间船只渡河。所有人员乘坐的均是同样的小船,军官与士兵之间可谓同甘共苦。正当大家忍着饥饿和疲惫坚持赶路时,一连串婴儿的啼哭声突然打破了路途的沉默。哭声竟是如此响亮,引得隔壁船只的舵手都忍不住回头张望。我的外祖母,正是出生在那样一个颠簸而狭窄的船舱里,开始了她十二年的漂泊之路。

在那样一个年代,一个健康婴儿的出世给人们带来的震撼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大家倦意全无,都睁大了眼睛围着这个可爱的女婴,仿佛她身上寄托着他们一直以来的某种模糊但坚定的希望。

此时,抗日战争刚刚由防御阶段转入相持阶段,中国军人的英勇作战大大消耗了日寇的精力,使其再也无力发动战略进攻。

 

辗转鲁南

1939年初,于学忠率东北军五十一军和五十七军历经千辛万苦开抵鲁南,并经过改编成立了10个游击纵队,游走在山区等地对日作战。这样一来,外祖母一家的迁移就变得更为频繁。虽然条件艰苦,但一家人作为军属,在每次转移时都享有部队的统一安排,衣食住行等需求都能得到基本保障。

衣物多以自备为主。“我穿的衣服大多都是由母亲亲手缝制的,冬天的棉衣很厚,即使在寒冬腊月,我也没被冻着。”

由于普通百姓没有多余的房子可供住宿,部队一般只会借用地主和有钱人家的闲置房屋,这样一不扰民,二也保证了住宿环境,“遮风避雨这些条件都能够达到。”在外祖母的印象里,她竟没有走过夜路。无论行程多么匆忙,每到夜幕降临时,部队总能找到落脚之地,可见组织工作的从容和到位。

“父亲用薪俸供养我们,每到一地,他就会给我们买吃的。我们省吃俭用,为的是给下次开拔时留点干粮。”当时,粮食虽不甚丰裕,但一家人还能维持温饱。“印象中玉米大豆一类的杂粮较多,麦子之类的主粮较少。但无论什么粮食,我们都十分珍惜。”

在行进途中,翻山越岭则直接步行,道路平坦则租用马车,河流阻拦则租用渡船,总之因地制宜,灵活前进。

就这样,为了配合前线部队的游击战,曾外祖父带着一家人,不断转战在鲁南大地上。

 

父爱如山

在1939年至1943年间的鲁南抗战中,于学忠部伤亡惨重,五十一军的景况并不乐观。但在与日寇激战之余,曾外祖父的部队也有修整的时候,于是,他总是利用这些短暂而难得的闲暇时光陪伴家人,并格外珍惜与孩子们在一起的机会。

曾外祖父是一个极其细心、整洁的人。他会让兄妹几个排成队,逐个给他们剪指甲,动作很轻,也很细腻,剪完之后还一定要磨,直到把锋利的指甲磨到光滑为止。看到哪个孩子的衣服脏了,他还会帮忙换上一件干净的。 经历了无数残酷的战争,曾外祖父依然十分热爱生活。每次回家,他竟能想方设法买来当时十分罕见的猪肉,给全家人包饺子吃。“我们最喜欢吃饺子,于是他就亲自在厨房剁馅,频率快而平均,刀法很是娴熟。当他把香喷喷的饺子端上餐桌的时候,我觉得那是我最幸福的时刻。”言语间,外祖母已是一脸满足的神情。

曾外祖父是一个文化人,生活之余,更关心孩子们的学习。“他能写一手漂亮的书法,当时我的兄长都上了学,他就考他们算术题,让他们背课文,还教他们写字。对我,他却没有这般严格,多是给我讲笑话、猜谜语。有些谜语我一时猜不上来,他也不急于公布答案,而是给出各种提示,在他耐心而巧妙的循循善诱之下,我最后总能猜出谜底。”

曾外祖父很慈祥,性情也很温和,话语不多却总爱微笑。部队每转移到一处,他总是把好的房子让给别人,从不和人争执。他大度而善良的一面,给外祖母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有时候,父亲很久也不回来。当时我还小,不知道他是去打仗了,只知道日夜盼望他回家,给我们讲故事。”作为一个男人,何尝不愿陪伴妻儿、尽享天伦之乐呢,但是面对国势之艰危、日寇之蹂躏,曾外祖父不得不舍弃小家、时刻准备着投入激烈的战斗。

“其他随行的军属家庭里,也有很多和我年龄相仿的小伙伴。每当战争发生时,我们就在一起互相安慰,互相鼓励,默默渴盼着各自的父亲从战场凯旋。” 五十一军中,上至军长于学忠,下至每一名默默无闻的士兵,无不坚守岗位,各司其职,同仇敌忾,奋勇抗战。抗日战争的胜利背后,不知是多少这样的部队的艰苦付出,多少这样的家庭的默默等待。

 

豆瓣链接:http://book.douban.com/subject/10785588/

 

十二年的漂泊之路——课本上不说的历史(节选) - 中信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1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