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信出版社

CHINA CITIC PRESS

 
 
 

日志

 
 

屋大维的爱恋——罗马人的故事:恺撒时代 (节选)  

2012-05-11 19:25:27|  分类: 社科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3岁的安东尼努力忘情弃爱之际,24岁的屋大维正处于春心悦动之时。

    屋大维爱上一个年长自己五岁的已婚女子——莉薇娅。莉薇娅早已嫁给克劳狄·尼洛,育有一个三岁孩子提比略,并且腹中正在孕育第二个孩子。

    莎士比亚笔下的屋大维是冷酷又冷静的,而事实并不如此。屋大维坚定不移地继承恺撒意志就表明他还是个意志坚定并热心热情的人。对他这样的人来说,哪怕心上人已罗敷有夫且身怀六甲,也无法阻止他的热切爱恋。

    并且此时的屋大维业已独身。随着他和庞培次子塞克斯托斯的关系不断恶化,他已经和政治联姻的妻子思古丽宝尼娅离婚。24岁的屋大维为了得到心上人,与情敌进行了谈判。

    谈判的结果是同为罗马贵族的克劳狄·尼洛宣布退让,将妻子拱手送予屋大维。公元前38年1月,屋大维与莉薇娅举行婚礼,有别于传统习俗,婚礼上的伴娘由男性——新娘的前夫克劳狄担任。三个月后莉薇娅诞下次子,取名多鲁斯——这也是克劳狄·尼洛家族常见名。

    屋大维此次婚姻,除了婚礼上的别出心裁,婚后生活也打破了罗马一直以来的传统。罗马上流社会里,女子改嫁通常为净身入户,并不携带与前夫所育子女。然而屋大维不仅接受莉薇娅,也接受了她与克劳狄所生两子。或许童年时期远离母亲在祖母抚养下长大的痛苦记忆,使得他对两个孩子产生出温情吧。

    24岁夫君和19岁妻子最终携手共白头,这是整个罗马政坛婚史上的奇葩。此外被尊称为奥古斯都的罗马帝国首任皇帝屋大维,后来选定莉薇娅再婚带来的孩子提比略为自己的接班人,担任罗马帝国历史上第二位皇帝。

    从屋大维可以选择心爱之人结为连理而不必出于政治目的进行联姻,看得出屋大维的实力已今非昔比。此时为了扩大势力称霸西部,屋大维也在积极地进行军事行动。他在等待时机,与庞培次子塞克斯托斯一决胜负。屋大维自知军事指挥能力有限,因此不得不等待正在外地作战的阿格里帕回来。

    最终屋大维成功在战争中击败了罗马西部最强的对手塞克斯托斯·庞培。然而屋大维毕竟不同于恺撒,他用“复仇”代替了恺撒的“宽容”。布鲁图和卡西乌斯相继死去的结局才让他的“复仇”大计落下帷幕。在他看来,只有死人最保险。因此逃到莱斯博斯岛的塞克斯托斯最后也没能幸免。

    屋大维势力的日渐扩大让安东尼坐立难安。与屋大维在西部的轰轰烈烈相比,年届45岁的安东尼在东部平静无波,日渐淡出民众的视野,且可以作为震慑东部罗马筹码的远征帕提亚此时也并未践行。但是若远征帕提亚能成功,实现伟大恺撒未尽的事业,也许能盖过屋大维日渐壮大的声望。安东尼终于开始重振旗鼓。

    古代史学家认为克娄巴特拉的来信是促使安东尼行动的原因。然而笔者并不认同这一说法。因为在两人分别的四年里,克娄巴特拉不只给安东尼写过一封信,同时安东尼一直在努力克制自己对埃及女王的迷恋。安东尼现任妻子奥克塔维亚是罗马贤淑女性的典范,从未对此流露过一丝不满。不过贤淑不等于魅力。

    远征帕提亚终于提上了日程。出发前安东尼祝福临盆在即的妻子在罗马好好地等待自己回来。奥克塔维亚丝毫没有嗅到来自克娄巴特拉的危险,乖乖得遵照丈夫的指示。她拖着笨重的身躯回到罗马后,并未返回娘家,而是继续留在夫家一面待产一面照顾安东尼和前妻的孩子们。

    公元前37年秋,安东尼向东出发。出发前他给克娄巴特拉送去密信,写明期待再聚。收到信得克娄巴特拉立刻从亚历山大港出发。她不仅为安东尼准备了远征帕提亚所需的充足物资和资金,还带去了那一双出生后就未见过父亲的双胞胎。

 

安东尼与克娄巴特拉联姻

 

    四年之后再度相会,安东尼又立刻身陷克娄巴特拉的情网不能自拔。

    这次克娄巴特拉明确地表示再不愿做地下情人,正式向安东尼提出结婚。两人在征途中举行了希腊式的婚礼。安东尼正式承认克里奥佩脱拉所生双胞胎为自己所出,并给两个孩子命名。男孩名为亚历山大·赫利乌斯,女孩名为克娄巴特拉·塞勒涅。在希腊神话中,赫利乌斯是太阳神,塞勒涅为月亮神。此外,安东尼还顺理成章地成为了被埃及人称作“恺撒二世”的恺撒与克娄巴特拉之子——托勒密·恺撒——的监护人。

    安东尼和克娄巴特拉按照希腊的传统,发行了刻有两人侧脸雕像的纪念币。在希腊发行的货币上,安东尼和克娄巴特拉分别饰以狄奥尼索斯和阿芙洛狄忒(雅典娜)的造型。在埃及发行的货币上,两人则又分别以欧西里斯和艾西斯女神的造型出现。

    安东尼将东方诸城邦的统治权当做新婚礼物送给克娄巴特拉。这其中大多是罗马属州及其被看做罗马同盟国的诸侯领地。但是克娄巴特拉一心想要的希律王的领地犹太地区,安东尼却始终没有答应。通过这次婚姻,克娄巴特拉以新婚礼物为名实际上恢复了埃及王室两百年前的领地范围。

    罗马人得知这一切后,震惊失语。重婚本身就违法了罗马法律。将罗马霸权统治下的如此多地域赠与一个小小的同盟国埃及,更是有悖常理。罗马民众愤怒到了极点,反而无言以对。面对这次反应,安东尼却显得淡定自若。他认为只要远征帕提亚成功,这些都不再会是问题,罗马人一定能够接受。

    克娄巴特拉并非倾国倾城之姿,却机敏过人。然而她的机敏是否等同于拥有眼光长远的智慧?

    首先,她未能洞悉政局。早在公元前63年庞培称霸东方时,罗马就已将叙利亚塞琉古王朝收为属州。若彼时罗马有意,以同样的手法处理埃及也并不是难事。罗马最终没有这么做,并不是惧于埃及强盛国力,而是另有打算。

    在军事上采取霸权统治的同时,罗马在外交上则以同盟国战略为基本方针。对于那些国内政治稳定的国家,罗马承认他们的独立地位,不干涉他们的内政,与他们结成同盟。因为一旦将独立国变成罗马的属州,虽然能增加属州税的收入,但同时罗马也要向属州派遣总督并有责任维护属州的内部稳定和外部安全。但若成为同盟国,在双方都对彼此有安全责任情况下,罗马既可以获益,又不需要承当维护同盟国国内稳定和防卫的费用。

    正因如此,埃及是罗马长期以来的最理想同盟国。因为与马其顿、叙利亚等希腊文化国不同,埃及国内政治非常稳定。埃及托勒密王朝凭借着两重力量巧妙地牢牢地控制着国民:一是借助神仙下凡的身份威慑埃及国民;另一是凭借亚历山大大帝后裔的马其顿血统之名牢牢控制住执埃及经济之牛耳的亚历山大港多数希腊后裔。克娄巴特拉并非埃及名字,而常见于马其顿王室中。克娄巴特拉除了主持埃及传统祭祀时以短发装扮亮相外,平时总爱以希腊发型搭配西欧着装风格打扮自己。事实上克娄巴特拉遗留下的画像里,埃及的短发造型仅有一例,其余全是希腊风格。至于克娄巴特拉存于人们心中的短发形象,也不过是从莎士比亚起为了追求舞台上的异域风情而营造的效果。因此《奥赛罗》的主人公在舞台上装扮成一个黑人,其实也并不符合历史上真实的样貌。或许是因为地理位置相对较北的英国观众认为,如果没有女王的埃及装扮和奥德赛的黑人特征,就没有浓厚的异国情绪吧。

    总而言之,对罗马统治者而言,充分利用埃及特色和希腊特征进行统治的托勒密王朝,只要国内政治稳定就已经足够了。当年克娄巴特拉的父王由于内乱流亡之际,罗马的两大巨头——庞培和恺撒——都一致给予其军事援助并助其复国就是最好的证明。此外,就埃及的统治者必须是神的化身这一点而言,埃及的王位只能由埃及人出任。因此对罗马人而言,与其自己亲自统治,还不如就让埃及人自己统治,更有利于埃及政治的稳定。

    恺撒的埃及政策是这一传统观点的完美继承。对罗马统治者而言,谁继承王位都无所谓,只要能保证埃及的稳定都行。因此恺撒在拥有埃及王位继承权的两位王子和两位公主中,选择克娄巴特拉,不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只有她与庞培之死无关。罗马人——无论妇孺——都绝不会看到一个杀害自己同胞的人坐上王位而置之不理的。

    对此,克娄巴特拉却以为自己是凭借个人魅力登上王位的。正是这种自负让她的智慧开始蒙上阴影,也正是这种自负开启了她今后的蒙昧道路。然而恺撒不是身陷美色无法自拔的角色,因此在恺撒时期,克娄巴特拉尽管有壮志雄心却没有行差踏错的机会。

    恺撒死后,在公布的他生前订立的遗嘱中,他对“小恺撒”只字未提。(不过这个孩子也是恺撒死后才得到公开承认的。)这也让“小恺撒”的母亲,克娄巴特拉感到既愤怒又委屈。

    克娄巴特拉彼时或许真的没有理解到恺撒的用心吧。恺撒一直与她保持情人关系,也不公开承认两人所生孩子,其实是为了维护她王位的稳定。毕竟埃及王室存亡的关键一直都系于罗马之手,只要罗马愿意随时都能以武力制服埃及。正是因此,恺撒才极力避免刺激到罗马人的神经。恺撒给予的爱护和爱,克娄巴特拉完全没有体会到。

    怀着对故去恺撒的强烈报复心,她与安东尼正式结为夫妻,也让她的孩子得到公开得承认。此时克娄巴特拉迈出了自我毁灭的决定性一步。

    同为女性,笔者本不想用浅薄等词语形容女人。然而当踏出决定性一步时,克娄巴特拉已32岁,笔者也无法以“年少轻狂”这样的理由为她辩解。

    当时在地中海,大概没有哪个女子能比克娄巴特拉拥有更多财富;在罗马,大概也没有哪个建筑能比她在亚历山大港的王宫更奢华。此外整个地中海也找不出来像亚历山大港如此设施完备的港口,因此恺撒在参观了亚历山大港之后,特地将埃及的工匠和技师请到罗马打造奥斯提亚港。埃及首都亚历山大港当时聚集了大批希腊裔的埃及富翁,可谓东地中海首屈一指的繁荣城市。当地的市场商品琳琅满目、商贾云集。

    然而表象并不等于国力。国力不仅指表面上呈现出来的这些现象,更重要的是能像地下水一样充沛富足,随取随有。这些不知克娄巴特拉是否真的理解。

    克娄巴特拉是否以为凭借埃及的富有和安东尼的领军才能就能击败一心继承恺撒遗志、率领罗马朝恺撒生前理想国前进的屋大维呢?

    此外,埃及女王的“浅薄”还导致安东尼在远征帕提亚时的狂妄自大。

屋大维的爱恋——罗马人的故事:恺撒时代  (节选) - 中信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8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