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信出版社

CHINA CITIC PRESS

 
 
 

日志

 
 

道德的困境:面临两难抉择的美国士兵  

2011-02-22 09:42: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富汗的牧羊人

 

现在让我们来考虑一个真实的道德困境,它在某些方面与那个假想的脱轨电车的故事有些类似,然而,事态将如何发展的不确定性,使之变得更加复杂:

 

20056月,一个由美国海军士官马库斯·勒特雷尔(Marcus Luttrell)和其他三名海豹突击队队员所组成的特殊军事小组,在阿富汗境内靠近巴基斯坦边界的地方,进行一项秘密的前期勘察任务:寻找一名塔利班领导人,他是奥萨姆·本·拉登的亲信之一。37据情报显示,他们的目标是率领140150名全副武装的战斗者,藏匿在山区禁地的一个小村庄内。

 

这一特殊军事小组在山脊上占据了一个位置并俯瞰那个村庄,突然,两名阿富汗农民赶着上百只咩咩叫着的羊,和他们撞了个对面。他们还带着一个约14岁的小男孩。这些阿富汗人没有武器,美国士兵用步枪对准他们,命令他们坐在地上,接着便开始讨论如何处理这几个人。一方面,这些牧羊人是手无寸铁的平民,另一方面,如果放他们走,就会冒这样的危险——他们可能会告诉塔利班分子,有一帮美国士兵在这里。

 

当四名士兵仔细考虑他们的可选择余地时,他们意识到自己没有带绳索。因此,捆住这几个阿富汗人以争取时机找到另一个藏身之处的办法,在此时并不可行。他们仅有的选择就是,要么杀了他们,要么放他们走。

 

勒特雷尔的一名战友认为要杀掉这些牧羊人:“我们是在敌后执行任务的现役军人,受高级长官的委派来到这里。我们有权做任何事情来挽救我们自己的生命。一个军人将如何作出选择,这一点显而易见,放走他们是不对的。”38勒特雷尔难以抉择。他在回忆录里这样写道:“从我的内心深处,我知道战友说得对,我们不能放走他们。可是问题在于,我还有另外一个灵魂,我的基督徒灵魂。它一直向我施压,有个东西在我的灵魂深处不停地告诉我:杀害这几个手无寸铁的人是不对的。”39勒特雷尔没有说明他所说的基督徒灵魂是什么意思,然而在最后,他的良心不允许他杀害这些牧羊人。他投了决定性的一票,放走了他们。(他三个战友中有一个弃权了。)正是这一票,让他后来无比悔恨。

 

在他们释放那几个牧羊人一个半小时以后,这四名士兵发现自己被80100名手持AK-47和火箭筒的塔利班分子所包围。在接下来的那场惨烈的战斗中,勒特雷尔的三名战友都遇难了,塔利班分子还击落了一架试图解救该海豹突击队的直升机,机上16名士兵全部遇难。

 

勒特雷尔身受重伤,他跳下山坡并爬行了 七英里,来到一个普什图人的村庄。那里的居民保护着他,不让他落入塔利班分子之手,直到他获救。

 

在回忆录中,勒特雷尔谴责自己所投的赞成不杀那些牧羊人的一票。他在一本有关此次经历的书中写道:“这是我一生当中所作出的最愚蠢、最糊涂、最笨的决定。我当时一定是脑子出问题了。我投了这样一票,而我实际上知道这是签下我们的死亡执行令……至少,当我回顾这些的时候我是这样认为的……决定性的那一票是我投的,它会一直困扰着我,直到我栖息在东得克萨斯的一座坟墓里。”40

 

使这些士兵所处的困境如此艰难,部分原因在于一种不确定性,即他们不确定如果他们释放那些阿富汗人后将会发生什么。他们会仅仅走开而已吗?他们会不会通知塔利班分子呢?然而,假如勒特雷尔当时知道,放走那些牧羊人会导致一场灾难性的战斗,造成惨重损失——19名战友丧生、自己身负重伤以及军事行动的失败,他会作出不同的选择吗?

 

对于勒特雷尔来说,当他回顾此事时,答案是显而易见的:他会杀了那些牧羊人。考虑到接下来的灾难,人们对此难以表示反对。从数目的角度来看,勒特雷尔的选择类似于脱轨电车的情形。杀害这三名阿富汗人,将会挽救他的三个战友和那些试图解救他们的16名士兵的生命。然而,是哪一个版本的脱轨电车情形与此类似呢?杀害这些牧羊人像是转动电车的方向盘呢,还是更像将那个大汉推落桥下?勒特雷尔预料到了危险,但仍然不杀害这些手无寸铁的平民,这一事实说明,它跟推人落桥的情形更为接近。

 

然而,杀害牧羊人的理由似乎在某种程度上比推人落桥的理由更有说服力。这可能是因为,我们根据结果怀疑他们并不是无辜的旁观者,而是塔利班分子的同情者。让我们来考虑一个类比:如果我们有理由相信,那个站在桥上的人使那辆电车的刹车失灵,以企图撞死那些在轨道上工作的工人(让我们假设他们是他的敌人),那么,将他推向轨道的道德理由会变得更加有力。我们可能仍然需要知道,他的这些敌人是什么人以及为什么他想杀死他们。如果我们知道,轨道上的那些工人是法国抵抗运动的成员,而桥上的那个大个子是个纳粹分子,他企图使刹车失灵而撞死他们,那么,将他推落桥下以挽救那些工人的理由,将在道德上更有说服力。

 

当然,很有可能那些阿富汗牧羊人并非塔利班分子的同情者,而是这场冲突的中立者,甚至是塔利班分子的反对者,他们是受到塔利班分子的胁迫而透露了美国士兵的藏身之地的。假设勒特雷尔和他的同志们确切地知道,这些牧羊人对他们没有危害,但是会被塔利班分子折磨而供出他们的位置,他们可能会杀了这些牧羊人以掩护他们的军事行动和保护自己的生命。然而,与他们知道这些牧羊人是支持塔利班分子的间谍相比,他们在作出杀害这些牧羊人的这一决断时,可能会更加痛苦(在道德上也更站不住脚)。

 

道德困境

 

我们很少有人会面临像山上的士兵或脱轨电车目击者所遇到的那样重大的选择。然而,我们通过力图解决他们的困境,来说明道德论证在我们的个人生活中以及公共领域中的展开方式。

 

民主社会中的生活充斥着关于对与错、正义与不正义的争论。有些人支持堕胎权,而另一些人则认为堕胎是一种谋杀;有些人认为公平需要向富人征税以帮助穷人,而另一些人则认为,将人们通过自己的努力而赚来的钱征走是不公平的;有些人维护大学录取中的反歧视行动反歧视行动(affirmative action)是一个政治术语,指的是政府推动的一系列面向包括妇女、黑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在内的政策和措施。这项政策通常要求雇主和教育机构设定指标,雇用和录取一定数量的先天弱势人员。国内又译为“认肯行动”。——译者注,以作为一种纠正以往错误的方式,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对那些按成绩应当能被录取的人而言,是一种不公平的矫枉过正的歧视;有些人反对严刑逼供恐怖主义嫌疑分子,认为这是一种与自由社会不相称的道德的恶,而另一些人则认为这是阻止一场恐怖主义袭击的最后手段。

 

在这些问题上的分歧,经常是某个人在竞选中获胜或失败的原因,所谓的文化战争也是为此而战。考虑到我们在公共生活中讨论道德问题所具有的激情和热烈程度,我们可能会认为,我们的道德信条是通过培养或超越理性的信仰,而一劳永逸地固定下来的。

 

然而,如果这是真的话,那么道德劝导就是无法想象的,并且那些被我们看做是关于正义和权利的公共争论,就不过是一连串教条的主张,或者是一种意识形态的食物大战。

 

在最糟糕的情形下,我们的政治会接近于这一情形,然而它本不该如此。有些时候,一场争论可以改变我们的思想。

 

那么,我们怎么能够通过这些相互对立的关于正义和不正义、平等和不平等、个人权利和公共善的领域,而推理出我们的方式呢?本书尝试着来解答这一问题。

 

一种进入的途径就是要注意到:当人们面对一个棘手的道德问题时,道德反思是如何自然地产生的?我们以一种与正当之为——将电车拐向岔道——相关的观点或信念开始。然后,我们反思那些支持自己信念的理由,并找出它们所依赖的原则:“牺牲一个人的生命而避免更多人死亡是更好的。”接着,当我们遇到一种能证明这种原则是不对的情形时,我们便迷惑了。“我以前认为,尽可能多地挽救生命总是正确的,而现在将那个人推落桥下(或杀害那些手无寸铁的牧羊人)似乎又是不对的。”我们感觉到那源自于这种困惑的压力,并想要把它弄明白,这便是一种哲学的冲动。

 

当遇到这种张力时,我们可能调整我们对何谓正当之为的判断,或重新考虑我们最开始拥护的那个原则。当遇到新的情形时,我们在自己的各种判断和原则之间左思右想,用一个来修正另一个。在这种从行动领域向理性王国之间来回思考的过程中,所发生的思想上的转变,就是道德反思。

 

这种方式将道德争论看做是我们对各种特殊情况的判断,和我们的反思所肯定的原则之间的对话。它有着悠久的历史,它可以追溯到苏格拉底的对话和亚里士多德的道德哲学。然而,尽管有着历史传统,它仍然受到以下的挑战:

 

如果道德反思就在于,在我们所作的判断和所认同的原则之间找到一个合宜点,那么,这种反思又如何能够带我们推导出正义和道德事实呢?即使我们在一生之中,能成功地将我们的道德直觉和有原则的承诺整合在一起,我们又能有多大的信心能说这种结果不是一系列前后一致的偏见呢?

 

答案在于,道德反思并不是一种一成不变的追求,而是一种公共的努力。它需要一个对话者——一个朋友、一个邻居、一个同志或一个公民同胞。当我们与自己争论时,这个对话者可以是想象的而非真实的。然而,我们不可能仅仅通过内省而得出正义的意义以及最佳的生活方式。

摘自《公正》中信出版社

道德的困境:面临两难抉择的美国士兵 - 中信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道德的困境:面临两难抉择的美国士兵 - 中信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4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