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信出版社

CHINA CITIC PRESS

 
 
 

日志

 
 

金融危机“罪魁祸首”保尔森在美国财政部的最后时光  

2010-05-17 09:50: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然我们已经解决了利用问题资产救助计划为汽车制造商提供贷款的问题,但它们饱受压力的金融部门又把一个问题摆在了我们面前。通用汽车金融服务公司(GMAC Financial Services)没有充足的资金,克莱斯勒金融(Chrysler Financial)则面临流动性问题——结果,两个部门都拿不出经销商和顾客所需的贷款来推动销售再度运行。 20081229,财政部宣布动用问题资产救助计划的资金,往现已成为银行控股公司的通用汽车金融服务公司注资50亿美元,同时给通用提供10亿美元用于向通用汽车金融服务公司投资。2009116,财政部从问题资产救助计划资金中拿出15亿美元给克莱斯勒金融,作为提供给购车者的新贷款。

我们奋力工作,以确保奥巴马政府入主白宫时面对时艰能有一些喘息的时间。布什总统对此最为关注,他不辞劳苦地尽量为新政府扫清困难。

奥巴马很清楚他将来会需要问题资产救助计划中的另一半资金,不过国会的反对声音还是很大,他尽可能等到最后一刻请总统通知国会。事实上他等的时间太长了,以至于我在白宫的同事们都开始盼望布什总统不用向国会要钱了。

奥巴马最终在200918打来电话,他询问,如果有必要,布什总统愿不愿意使用一次否决权,因为奥巴马不想自己当总统后的第一个举动就是否决国会不赞成动用问题资产救助计划的钱。布什总统答道:“我也不想我的最后一个举动是进行否决。让我们想想办法,保证不必使用否决权。”

112,布什总统正式向国会要求提供第二个3 500亿美元的资金。115,参议员投票把这笔资金给予当选总统。

是夜,美国银行救援计划制订完成,总统向全国民众发表告别演说。这让我很不安,我相信总统也很不安。本届政府的最后一项救援计划将和告别演说在同一个新闻时段播放。总统的工作人员对这样的时间安排很不满意,但是我们不能推迟宣布对于美国银行的援助计划。

美国银行的救援计划跟花旗的差不多。政府会从问题资产救助计划基金里拿出200亿美元投资于收益率为8%的优先股。美国银行将利用1 180亿美元的贷款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先吸收100亿美元的损失。其余损失将由政府承担90%,美国银行承担10%。和花旗一样,美国银行要对抵押贷款修复计划进行修订,并对行政补偿执行更严格的限制。

援助计划在2009116日凌晨公布。早晨7点,美国银行公布了第四季度的收益状况:美国银行损失179亿美元,美林税前损失220亿美元。美国银行当天股价下滑14%,为每股718美元。虽然听闻这样的损失,我还是松了一口气,美国银行稳定如常,美林没有倒闭。

与前几天相比,这一天同样是个非常重要的日子,也异常忙碌,除了美国银行的收益报告,我们还公开了对克莱斯勒金融的投资。这两件事都是在一大早最后敲定的,并且为我们团队度过的最后一个通宵忙碌的夜晚画上了句号。花旗集团也公布了第四季度惊人的高额损失:83亿美元;另外还公布其分裂为两个实体:Citicorp作为全球性的银行,Citi Holdings拥有约合3 010亿美元的不良资产。

虽然美国的银行业第四季度收益情况就像我曾担心的那么糟糕,但我还是被似乎是隧道尽头的一丝亮光所鼓舞。银行家们告诉我,20091月份的盈利环境有了巨大改善。由于政府的援助项目和低利率水平,银行收益改善已是在我意料之中的事。真正出乎意料的是,这个过程竟然经历了这么长时间。

***

116,星期五,是我在财政部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我不是一个特别容易感伤的人,虽然我们财政部团队经历了真正的患难友情,我根本没计划作告别演说或举行什么特别的仪式。向晚时分,吉姆·威尔金森和尼尔·卡什卡里过来了,想在最后时刻陪我待在办公室里。他们似乎期待有一番难忘的告别,但是我简单地告诉他们,我从不会因为要继续前进而感伤。

现在回想起来,我不禁敬畏于财政部团队、联邦储备系统以及很多其他政府机构在这个国家和他们自身经历的最黑暗时刻无私付出的繁重工作和杰出贡献。

当我准备离开办公室时,我知道我们已经成功躲避了体系崩溃的危险。虽然我们的问题资产救助计划计划和其他举措曾经备受争议,但是它们阻止了更加惨重的灾难的发生,而那些灾难会给美国人民带来更为深重的痛苦。

我理解我的很多同胞对紧急援助——即使不是整个金融业——充满怨恨和愤怒。虽然我也多少有同感,但危机并没有动摇我对自由市场制度的信仰。没错,我们的做事方式偶尔需要修正和彻底调整——现在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现实,但是我至今还没看到一种能替代我们制度的东西,它不仅能满足尽可能多的人的需要,而且还能给他们过上更加美好的生活的承诺。

危机期间,我的财政部团队放弃了多少个周末和假期?如果不是有赖于他们忘我的工作热情、杰出的才华和创造力,现在又会是什么结果呢?

此外,还有我在政府的同事:本·伯南克、蒂姆·盖特纳、希拉·贝尔、克里斯·考克斯、约翰·杜根、吉姆·洛克哈特,虽然有时我们在观念和战略上存在分歧,但是我从未怀疑过他们对这个国家的贡献以及他们在必要时采取大胆行动拯救这个制度的承诺。我离开财政部时可以有把握地说,由于蒂姆接任财政部长职位,而本继续担任美联储主席,我们的很多计划和项目将会在下一届政府继续执行。

我常常发现,华盛顿的政治现实令人沮丧,但是我也碰到过为了更大的利益甘愿作出不受欢迎决定的官员。这种勇气在布什总统身上体现得最为明显,他不仅给我以慷慨的支持,而且把意识形态——往往是他自己的某些工作人员优先选择的——暂且抛开,去做那些需要做的事情。在很多时候,这肯定对他自己都是个挑战,但是他从未在我面前流露过。

当我最后一次从财政部下班,开车经过白宫时,看到那里正在为新总统就职而忙碌着。那一刻,我为我们所取得的成就感到满意。

我们曾濒临崩溃边缘,但是没有倒下。

 

 

 摘自《峭壁边缘》中信出版社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211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