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信出版社

CHINA CITIC PRESS

 
 
 

日志

 
 

如何辨识没有良心的人?  

2010-04-27 10:37: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我们看到有人做出这类事情的时候,不管是在电视上还是在生活里,我们都不禁要问: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有时候,他们是精神错乱,或是处于某种强烈情绪的压力之下,但这种情况很罕见。有时候,他们是权益被剥夺的弱势群体,或是滥用毒品的人,或是追随邪恶领袖的人。但通常情况下,这些人都不是上面提到的那些人。更确切地说,最常见的情况是,这些人就是没有良心的人,他们是反社会人格者。

当然,我们在报纸上读到的那些或许被大家默认为“人性”的令人难以想象的行为——虽然这些行为令我们这些正常人感到很震惊——其实一点儿也无法反映正常的人性,如果我们想当然地以为这就反映了人类的天性,那么我们就是在侮辱自己,就是认为我们自己是道德败坏的。人性虽然称不上完美,但却是受“人际关系”支配的,而我们在电视上看到的恐怖行径,或是我们有时候得在生活里忍受的行为,反映的并不是典型的人性。相反,这些行为是由跟我们的天性完全不同的东西造成的,是由冷酷无情和毫无良心造成的。

我想,很多人都难以接受这一点。我们难以接受有些人天生就是没有羞耻心,但其他人却有,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一个我称为人性的“阴影理论”(shadow theory)。这个概念很简单,而且或许也很正确,它是说我们每个人都有“阴暗面”,而从我们平常的行为里未必看得出来。换句话说,在某些情况下(虽然我们很难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任何人都有可能成为死亡集中营的魔头。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心地善良的好人通常最愿意支持这个理论,他们认为从根本上来说,在某种异乎寻常的情况下他们也有可能变成杀人狂。认为每个人都有阴暗面,比认为有些人这辈子都没有良心,感觉更让人容易接受(也让人不那么惊慌恐惧)。承认有些人的确没有良心,跟承认有些人很邪恶,从技术上来说并不完全相同,但也很接近了。而好人都不愿意相信有人会是邪恶的化身。

当然,虽然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当上集中营的魔头,但很多人(就算不是大多数人)都有可能会漠视这种人所做的恶行,原因在于心理否认、道德排他以及盲目服从权威。曾经有人问爱因斯坦,为什么我们会觉得我们居住的世界很不安全,他答道:“这个世界之所以危险,并不是因为有人行恶,反倒是因为有人对恶行视若无睹、漠然以对。”

装可怜的人往往很危险

要制止没有良心的人,就得先把他们辨认出来。那么,我们在日常生活里要如何在差不多25个人当中辨识出一个没有良心、有可能会危害我们财产和福祉的人呢?我们通常得认识一个人很久以后才有办法确定这个人是否值得信任,而如果要辨识一个人是不是反社会人格者,就得花更久的时间,因为反社会人格者的额头上并没有做记号。这个两难困境是人类生存环境的一部分。“我如何分辨什么人可以信任”,或者更精确地说,“我如何分辨什么人不能够信任”,这个并不陌生的问题还是迫不急待地摆在人们面前。

我听病人诉说反社会人格者如何侵犯、毁掉他们生活的故事已经听了快25年了,而当他们问我“要如何分辨什么人可以信任”时,我的答案经常会让他们大吃一惊。他们很自然会期待我跟他们描述这些人邪恶的行为细节、肢体语言或是言辞恫吓。但我跟他们说这些特征都不可靠,最可靠的特征是他们“装可怜”的戏码。与我们想象的相反,没有道德的人最普遍的行为并不是让我们感到恐惧,而是要博得我们的同情。

我第一次了解到这一点是我还在念心理学硕士的时候,那时我有个机会去采访一个已经被精神病院认定为“精神病态”的病人。这个人并不暴力,而是比较喜欢用精心设计的投资骗局来诈骗别人的钱。我对这个人以及他的犯罪动机很好奇(我那时太少不更事了,所以以为他是很厉害的人),所以问他:“这辈子对你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你最想要什么?”我以为他会回答“钱”或是“出狱”,这是他花最多时间在做的事情。但相反,他毫不犹豫地答道:“哦,很简单。我最希望别人觉得对不起我。我最想要的就是别人的同情。”

我大吃一惊,沉默了好一会儿。我想如果他说的是“出狱”或是“钱”,我会更欣赏他的。此外,我很疑惑:为什么这个人——或者说有人——喜欢被人同情,更不用说在所有的事情里面最喜欢被人同情?我无法想象。但现在,在我听受害者的故事听了25年以后,我了解到反社会人格者之所以喜欢装可怜有一个绝佳的理由。这个理由就像我们自己的五官一样显而易见,但又和五官一样难以得见——如果不借助镜子的话。这个理由就是好人会放可怜虫一马,因此反社会人格者如果想要继续玩他们的游戏的话,就应该一再装可怜。

好人的同情就等于无条件投降。产生同情的时候(至少在那一刻),我们是毫无防备的,而没有良心的人就会利用这一点来对付我们,就像利用其他工具一样。大多数人都同意,不应赦免一个没有罪恶感的人,可是当一个人装可怜的时候,我们通常还是会放他一马。

如果我们同情或是可怜的确值得同情、遭遇不幸的人,那么我们的可怜和同情都是善的力量。但如果我们把同情和可怜浪费在不值得我们同情的人身上,浪费在经常做出反社会行为的人身上,就会觉得很不对劲儿——这个危险信号很管用,但我们却经常忽略。我可以举个例子:一个每天打老婆、有反社会人格的丈夫坐在厨房的桌子边,双手抱住头,一边哭一边对被他打得鼻青脸肿的妻子说,他没办法控制自己,而且虽然他动手打了人,但其实他很可怜,她一定得原谅他云云。这或许是最容易辨识的例子了。这类例子五花八门,罄竹难书,有些例子甚至比这个有暴力倾向的丈夫的例子更令人发指。而对我们这些有良心的人来说,这样的情况不管有多无耻,还是会激发我们的同情。

回想过去,我们会发现反社会人格者装可怜很可笑,但也很令人害怕。斯基普认为因为他折断了某人的手臂,所以他很值得人家同情;多琳·利特菲尔德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工作过度的可怜虫,而且很容易因为病人受苦而感到痛苦;可爱甜美的芭芭拉·格雷厄姆在牢里向记者表示这个社会不让她好好照顾她的子女。至于像我前面提到过的纳粹集中营魔头那样的人,1945年“纽伦堡战犯法庭”开庭之前曾经对集中营里的卫兵进行了审问,他们在证词里描述了负责焚尸场有多可怕,因为气味非常难闻。英国历史学家理查德·奥弗里(Richard Overy)采访过好几位集中营的卫兵,他特别强调他们都抱怨说他们在值勤时连三明治都咽不下。

反社会人格者根本不在乎什么社会契约,但他们的确知道如何利用社会契约来满足他们的利益。而且总的来说,我很确定如果撒旦真的存在的话,他也会希望我们能够觉得他很可怜、很值得同情。

在判断什么人可以信任的时候,请牢牢记住,如果一个人一直在伤害他人或是做出过分的行为,却又经常装可怜博取你的同情,那么你就要小心,他极有可能就是没有良心的人。拥有这两个特征的人不见得就是杀人狂,或是生性凶残,但你不应该把他们当好朋友,跟他们合伙做生意,不应该请他们帮忙照顾小孩,或是嫁给他们。

摘自《小心,无良是一种病》中信出版社

如何辨识没有良心的人? - 中信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8804)|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