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信出版社

CHINA CITIC PRESS

 
 
 

日志

 
 

可口可乐公司管理十诫   

2010-03-05 10:08: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诫   不愿冒任何风险

“过于谨慎之人将一事无成。”

——弗里德里希·冯·席勒①

在有案可稽的人类历史上,大多数人都是属于风险规避型的。猎人和以采集野果为生者可以浪迹天涯,但是当农业文明出现后,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定居的生活方式。人们选择了父辈和祖辈的生活方式,一辈子都不曾走出过村口半步。这种选择也是明智的,因为外面的世界很危险。你不妨看看古代的航海图,上面很多地方都标志出了“未知海域”,有些还带有更让人担惊受怕的警告——“此处有蛟龙出没”。古今中外,又有几个人愿意冒着巨大的风险驾船进入这些危险海域呢?

敢于披荆斩棘者自然会有,但是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待在家中过安稳的日子。如果你去冒险,就有可能发生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而大多数时候你都会遭遇不测。

即便是在今天,在撒哈拉沙漠地区、中东和东南亚的部分地区,墨守成规的心态依旧十分盛行,人们喜欢说:“我们过去怎么办,这次就怎么办吧,因为这是规矩。”这种故步自封的轮回几代人都没有打破,这些家庭和部落往往都是生活最为贫困的民众。

美国人的心态却刚好完全相反,从建国开始,这个国家就以甘冒风险著称。从哥伦布到詹姆斯敦,从第二届大陆会议到托马斯·杰斐逊气宇轩昂的《独立宣言》,美利坚民族就是建立在一次又一次的冒险之上的。美国人是一些百折不挠的冒险者的后代,我们的祖先甘冒重重风险,甚至赌上了身家性命,最终战胜了难于上青天的各种艰险磨难。赫克托·圣约翰·德克雷夫科尔在1782年就预言:“在这方土地上,各个种族融合成为一个新的民族,他们的辛勤劳作和子孙后代终有一天会给这个世界带来巨变……美利坚民族是一个崭新的民族。”

我的曾祖父迈克尔·基奥就在1848年离开爱尔兰,只身冒险穿越了时称“泪海”的大西洋,来到了美洲大陆。当时海轮上的条件如同炼狱一般,乘客严重超载,蟑鼠成灾,四周污秽不堪,而且各种传染病蔓延,凶悍的船长根本不把旅客当回事。一路上,很多尸体被抛入大海,或是一靠岸就被丢弃在岛上。在加拿大格罗斯岛,成千上万的爱尔兰移民都被葬在没有墓碑的坟地里。登陆美洲的人中比这些移民境遇更惨的估计也只有非洲黑奴了。

那些经历了千辛万苦才来到美洲的移民发现,等待他们的并不是原来想象的沃土,而是起早贪黑的辛苦劳作。我的曾祖父唯一能找到的工作就是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皮茨菲尔德的采石场里搬石头,每天要挥汗如雨地干16个小时,其艰辛程度比囚犯都好不到哪里去。曾祖父就这么拼死拼活地干,好不容易才能填饱肚子,找到一个睡觉的窝。因为很快就结婚生子了,所以曾祖父想要继续留在皮茨菲尔德的可能性是很大的。

当你获得一些成就之后,即便是很小的成就,你都不愿去冒险打破现状,这种心态也是人之常情。

人人都会想,我都已经有这些收获了,干吗还要去冒险呢?谁知道山那边的老虎是不是更凶呢?还是别去为宜。

我相信曾祖父头脑中也闪现过这样的犹豫彷徨,也肯定从皮茨菲尔德的朋友那里听到过这样的劝阻。

“留下来吧。你怎么说也算有份工作,搬石头也是个体面的工作呀。还有成千上万的人什么都没有呢!”

尽管待在皮茨菲尔德的曾祖父需要汗流浃背地干着枯燥乏味的体力活,但他毕竟能拥有一个自己熟悉的环境。可是曾祖父还是毅然决然地踏上了冒险之旅。他带着全家乘坐一辆牛车,向西横跨了大半个美国,来到了中西部的艾奥瓦平原。我很高兴他踏出了这样一步。

我的祖父约翰继续扩大曾祖父开辟的农场,年复一年,面朝黄土背朝天地辛勤劳作,播种的庄稼会遭遇暴风雨、沙尘暴和蝗虫的威胁。记得家里人和我说,当时的农场附近树林很少,祖父只得每周都骑马去20英里外的岩石河旁砍柴,这些柴火是家里唯一的热源。有一天他挥着斧头砍柴的时候不小心砍到了脚趾,祖父忍着剧痛把脚趾用粗麻布绑上,若无其事地继续埋头干活。

脚趾、脚和我祖父最后都安然无恙,别忘了当时还没消炎药呢。

因此,美国人都有着独特的基因。大多数人的祖先都是超越同伴最早踏上这块大陆的勇士,很多同时代的人甚至都没有机会来到这块大陆看上一眼。在跨越了大西洋、太平洋、高山峻岭和沙漠荒原之后,我们的祖辈又得年复一年地在农场上劳作,修建铁路,在危险肮脏的矿井或是工厂里工作,他们当年筚路蓝缕的艰辛今天甚至都很难想象。有数据为证,在20世纪初,美国普通家庭在葬礼上的平均花费是药品花费的两倍。尽管如此,他们还是顽强地坚持下来了。

我们的先辈克服了这么多艰难险阻,因此在办公室里待上一天都像是在公园散步一样惬意。

但是,随着我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滋润、富足和舒适,放弃冒险的诱惑也变大了。

这是一种典型的成功病。人是很容易自满的,尤其是上了岁数以后。我指的上了岁数并不是60岁,40岁的人也会得这种病。你可能会对自己说:“我操劳了一辈子……担惊受怕,寝食不安。现在,就让别人去操心吧,我对现状满意就好了。”

有些人甚至认为,一些创业的企业家把自己的房子都做了抵押去贷款,为的就是生产一种新产品或是创立一个新行业的做法是最不可接受的风险。80%的新公司都以失败告终。大多数新产品在试销阶段就不幸夭折了,即便它们进入了市场,在13种新产品中也只有一种能够存活下去。全美独立经营研究基金会预测,在创业5年之后,有一半的公司已经倒闭,剩下的很多公司也是负债累累。创业绝非易事啊。

如果让你在已经功成名就的情况下去冒险,而且有大量证据表明这种冒险并非迫不得已,其难度绝对不亚于,甚至要超过让白手起家者这么做。现在,有很多人花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从各种角度来进行风险评估,包括研究造成损失的可能性大小以及公司治理法规中的冲突之处。我并不是一个风险评估方面的专家。不过,经验告诉我,一个人想要去冒新的或是更大的风险以探寻新的可能性,其前提就在于他内心有一种还要把事情做得更好的不满足感,或是有一种除非马上采取措施,否则未来可能会遭遇到风险的预感,甚或是有一种更强烈的痛失机遇的感觉。当可口可乐公司的一切都运转正常时,我就经常会感到浑身不自在。正如俄罗斯人常说的那样:“如果一切都太顺利的话,可不是什么好事。”

我经常会不定期地在公司里面走走,和公司的高管说:“你们倒是跟我说说,为什么一切都顺风顺水呢?我们今天难道就没什么好担忧的了吗?这样的话,我们明天至少就可以有些新的烦恼了。”我知道自己的这种态度肯定惹恼过很多人。

 

“世界属于那些不知满足的人。”

——奥斯卡·王尔德①

罗伯特·伍德拉夫创立了现代意义上的可口可乐公司,他很喜欢引用奥斯卡·王尔德的名言:“世界属于那些不知满足的人。”

可口可乐公司创立于1886年。1930年,尽管公司已经取得了多年的辉煌业绩,罗伯特·伍德拉夫还是不满足。他想要整合公司当时刚刚起步的海外业务,谋求在国际市场上更大的发展空间。你能想象到,公司的董事会觉得这种尝试有些过于急躁冒进了。美国股市在1929年刚刚经历了惨痛的熊市,德国、意大利和日本正亮起法西斯屠刀。当时唯一可靠的就是极度的不可靠性。

那么罗伯特·伍德拉夫又做了什么呢?他的表现会让今天我们所有人都大吃一惊。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还没有建立的当年,他绕开了董事会,在纽约设立了可口可乐出口公司。如果罗伯特·伍德拉夫当年没有迈出这么一大步的话,我真很难想象今天公司会是怎样一番景象,至少它肯定没能在全球200多个国家都开展业务。

直到1973年,可口可乐出口公司都保持着相对独立的状态。从出口公司创立之后的43年来,可口可乐公司的高管很少和国外分部的高管进行沟通。罗伯特·伍德拉夫会给他选中的人一张机票和一些钱,在他们找到何时该在某国开展业务的方法之前,他是不会再见他们的。当时各国之间的通讯联系缓慢而且不稳定,经营国际业务靠的就是信任。这种做法在公司中成了一种惯例,也创立了公司新型的国际业务管理文化。

我还记得1964年自己和罗伯特·伍德拉夫选中的代表在日本开展业务的情形,公司总部差人送来的备忘录和指令他扫上一眼,就会将其扔进废纸篓。他知道公司最高层信任并支持他,对他而言这就足够了。

在20世纪30年代,罗伯特·伍德拉夫还冒了另一个风险,这一着棋甚至比公司的国际化战略还要重要。

1933年,大萧条的危机让经济陷入泥沼,公司纷纷倒闭,股市低迷不振,美国1/4的劳动人口处于失业状态,大多数专家都认为美国经济复兴的希望很渺茫。尽管前景黯淡,罗伯特·伍德拉夫还是把公司的广告费用提升到了430万美元,这在当时可是创下了前所未有的纪录。

作为可口可乐公司的一员,我们很高兴罗伯特·伍德拉夫有这样的大手笔。他聘请著名漫画家海顿·桑德洛姆创作了红脸蛋、略显肥胖的圣诞老人拿着可口可乐瓶痛饮的形象,这一形象在每年圣诞季的广告中都会出现。在此之前,圣诞老人的形象都显得刻板严肃,好像你是最乖的孩子他就会给你家送一堆煤一样。因为罗伯特·伍德拉夫花了几百万美元的冒险之举,我们现在拥有了一个更慈祥、更和善、更可爱的圣诞老人形象,可口可乐公司的销售额也直线飙升。

历史上,数不胜数的成功公司在关键时刻没有迈出坚决的一步,它们也为此付出了代价。有些公司跌倒后又振作起来,但是很多公司跌倒后就再也没能站起来。在20世纪80年代的10年中,就有230家公司的名字从《财富》500强的榜单中消失了。实际上,经过大浪淘沙,在20世纪之初最大的100家公司中,目前存活下来的只有16家了。谁又数得清该有多少资本家的墓碑上应当刻上“这里长眠着一位没有承担风险而让公司倒闭的老板”的铭文呢?

在商界历史上,人们讨论最多的一个案例就是施乐公司,它最初因为敢冒风险而赢得了市场,后来又因为害怕风险而身陷泥沼。施乐公司的历史见证了荣辱更迭。

施乐公司成立于1906年,其前身名叫哈洛德公司(Haloid Company),它位于纽约州罗切斯特市,在创立的最初41年间主要是生产照相纸。1947年,公司放手一搏,抓住了一个同行都没有留意到的商机。来自纽约市皇后区名不见经传的切斯特·卡尔森发明了影印技术,他花了多年时间想找到一家愿意投资这项新技术的公司。人们跟他说“有复写纸就足够了”,包括IBM和通用电气在内的20多家公司都让他吃了闭门羹。卡尔森形容他们对这项新发明的态度是“表面热情,其实不感兴趣”。

卡尔森最终与位于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巴特尔纪念研究院签约,研究院帮他进一步完善工艺。哈洛德公司在研究院发现了新工艺,并开始研发生产采用卡尔森影印技术的复印机。俄亥俄州立大学的一位教授把这种新技术命名为“影印”(Xerography),它来自希腊文,意即“干燥”加“书写”。

当我第一次接触到改名后的哈洛德–施乐公司时,公司的规模不大,乏善可陈,也没有什么可以引以为傲的资本。公司在罗切斯特市的办公室里铺着普通的橡胶地板,摆放着一些金属桌,旁边都是戴着护套、表情诚恳的工程师。不过,办公室能让你感受到一种斗志昂扬的气氛,也能够让你体验到员工执著奉献的精神。

1958年,在采纳了卡尔森的观点10年之后,一台米黄色的金属机器下了生产线。这是世界上第一台自动复印机,当施乐公司在1959年正式向市场上推出施乐914型复印机时,倏然间,原来的手写复印纸在全美国的办公室里就成为明日黄花了。与此同时,施乐品牌代表的“复印机”一词也诞生了,让施乐公司的法律顾问感到头疼的是,“复印”一词成了全球最新流行词汇。

施乐914型复印机成了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工业产品之一,在1959~1976年间,施乐公司一共售出了20多万台914型复印机。1976年,施乐914型复印机停产了。如今,施乐914型复印机成了美国历史上光辉的一页,该复印机在史密森尼研究院中还有珍藏。

仅仅依靠一项技术创新,在10年间,公司就获得了高达10亿美元的收入。但它的竞争对手却后来居上,原因很简单,就是施乐对于自己产品的创新意识不够。

施乐公司后来把总部搬出了罗切斯特,搬到了景色更加迷人的康涅狄格州西南部的斯坦福德市。原先的橡胶地板已经变成了厚厚的地毯,金属桌子也换成了更为考究的实木家具。但是,总部大多数员工都非原先的创业者,而是一些守业人,他们因为卖出了更多的复印机而变得富有,在他们眼中,未来要做的也就是卖出更多复印机而已。

1970年,施乐公司在加利福尼亚州的帕洛阿尔托设立了一家研究机构。1973年,这家机构研制出了电脑雏形——“阿图”。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台“个人电脑”,设有图形显示的操作桌面,屏幕上可以打开多个“页面”,还有一个叫鼠标的小玩意儿。

在当时,施乐公司比自己的竞争对手最少要领先5年。但是,公司总部头脑僵化的那些人都无动于衷,没人愿意去冒风险。我也说过,这是一种常见的成功病,另外两种常见的成功病是自满和傲慢。施乐公司帕洛阿尔托研究机构的工程师最后只得良禽择木而栖,和苹果公司以及微软公司签约。他们抱怨说根本得不到斯坦福德总部铺着厚地毯的办公室里高管的任何注意。

到了20世纪90年代晚期,施乐公司失去了在复印机市场上的龙头地位,公司出现了亏损并开始大规模裁员。2002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指控公司违规操作,几名高管因为涉嫌股票欺诈而遭到指控。尽管如此,施乐公司并没有倒下,它在新管理层的领导下开始了创新之路。

我们看到了一家让人引以为傲的公司,其创业的基石就是技术创新,但因为公司的一种产品大获成功它就裹足不前了,甚至都不愿去冒风险进行这种产品所在行业内的创新,更别提在其他领域进行锐意创新了。他们忽略了一个简单的事实,那就是如果要实现长久盈利,那么在短期内务必要进行创新。

当然,前进的路上我们难免遭遇困难。著名传记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在《爱因斯坦:生活与宇宙》一书中讲述了爱因斯坦对他在普林斯顿大学办公室陈设的要求:有一张办公桌、一把椅子、几支铅笔、一叠纸,还需要一个很大的废纸篓——“写着错误想法的纸我都得往里扔”。在像苹果公司这么成功的企业里,史蒂夫·乔布斯也会设计出Lisa和Power MacCube这样失败的电脑产品,但是这种富有创造力的企业文化也催生了像iPod和iPhone这样大获成功的产品。福特公司的艾德赛尔车型、45转黑胶唱片或是可口可乐公司推出的新口味可乐这些失败的产品也成为全美国商学院里的经典案例,它们教会学生什么是不应该做的。事后回顾这些失败的案例,我们得到宝贵的经验,就是管理层所犯的错误往往都是不能奏效的失败冒险经历。这些商业运作上的误判尽管在当时看来成本很高,但它们也是这些公司继续维持经营的必要成本支出。管理学之父彼得·德鲁克早在半个世纪前就指出,管理层所肩负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利用公司的现有资源进行谨慎的冒险,从而确保公司未来的永续经营。如果一个公司从来都没有栽过跟头,我倒是怀疑这家公司的管理层对现状估计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了,也没有必要去努力证明自己收入的价值。

不论从哪个角度看,当年的施乐公司管理层对自己的现状都有些扬扬自得了。市场领军地位让他们太过舒服了。我也说过,如果你觉得处境舒服的话,那么你就会有放弃冒险的很大冲动,这种冲动有时候强大得让你难以抗拒。一旦如此,那么失败也就不远了。

摘自《管理十诫》中信出版社出版

  评论这张
 
阅读(1398)|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