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信出版社

CHINA CITIC PRESS

 
 
 

日志

 
 

你不会是个陌生人,祝许知远好运!  

2010-02-25 10:06: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你的国家,你却是个陌生人。”

 

许知远毫无掩饰他对国家存有的一种疏远感。就像贺知章在《回乡偶书》中描写的心境一般,“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时间改变了对空间的认知,让许知远即使人在原地却疑惑于不知“身在何处”——问题是,许知远他不曾背井离乡,也从未四处漂泊,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媒体人,他一直都以专业、理性,且极具批判性的视角去观察着自己的国家。不过这一次的“追寻之旅”让他失望了,无助了,甚至还有点悲观,如他所说,他试图通过一次穿越中国的旅行(爱辉-腾冲)来了解这个国家,但看到的事实却并非如其所想象:传统已经断裂,混乱的价值观无处不在,他既看到了这个快速变化的国家的巨变,也看到了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像是无根之萍,他们困惑、焦灼、滑稽、痛苦、失落,却也蕴涵着无尽的能量——他们无法从传统中获取价值和意义,却也享有了没有历史束缚所带来的无边界的自由。

 

尽管在这本新著《祖国的陌生人》中,许知远杂糅了游记、人物、评论等,形态上略显散乱,但主题仍很清晰,按照许知远的话说,它试图展现当代中国社会日益深刻的断裂感。在此,我们大抵可以猜测这位“忧伤的年轻人”(取自他之前的一本著作,《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为他“陌生的祖国”定下的叙事基调,旁观、冷峻、犀利,且保持一种“离群索居”式的适当距离(以便审视)。这意味着,在《祖国的陌生人》里不会有那种徐霞客笔下的大好河山、富庶丰饶,也不会有余秋雨《文化苦旅》中的历史沧桑和人文情怀,当然,也不会有保罗·克鲁的《骑着铁公鸡——坐火车穿越中国》中那个“闭上眼睛,如此熟悉”的中国,虽然许知远曾声称“是书籍引发书籍”,他写作《祖国的陌生人》灵感就来自于那本书,但“耐心与观察能力的双重不足”让许知远最终还是放弃了写一本保罗·克鲁式游记的想法,眼前的《祖国的陌生人》于是成了一个“经常选择用历史背景来填充现实描述的不足”、“忍不住再度评论起来,丢掉了记录时该恪守的耐心”以及“雄心和能力之间失衡的产物”。

 

然而即便如此,所谓忧虑敏感、国家情怀、精英意识、知识分子道义等表征“许知远式文本”的特点一如既往地出现在了这本书里。“从黑龙江到山西,二人转的力量一直占据着主宰地位,我听了那么多半色情的笑话,看了那么多杂耍式的表演,记住了那么多二人转的明星,东北腔至少占据了流行文化的半壁江山。”“铁岭之于今日中国,有点儿像40年前利物浦之于英国,赵本山使用的是东北农民土话,而披头士则是利物浦的工人嗓音。”“香港电影经常充当了遥远的内陆城市的主要精神生活,从20世纪80年代的《英雄本色》到90年代的《古惑仔》,兄弟义气一直激励着这些少年。”“他们喜欢穿一种有领的条纹T恤,腋下夹着黑色的小皮包,那里面是钱包、电话,他们的脸上有一种发暗的红色、轻微的浮肿,那是夜生活与烟酒过度的表现,他们的表情通常有点自满和乖戾,但我知道如果遇到更有权力和金钱的人时,他们就会转化成过度的谦卑……”这便是许知远,或者说典型的“很许很知远”的写作,他总是能从细微处抓到细节,然后将其“小事化大”、“举轻若重”地上升到国家命运、民族前程的层面。

 

事实上,不仅仅是《祖国的陌生人》,包括他之前的一系列思想作业,如《纳斯达克的一代》、《那些忧伤的年轻人》、《我要成为世界的一部分》、《转折年代》、《昨日与明日》、《思想的冒险》、《新闻业的怀乡病》、《这一代人的中国意识》、《中国纪事》和《醒来——110年的中国变革》,许知远都热衷于以公共知识分子或年轻一代的思想者自居。“我就是很精英化,精英化有什么不对吗?”许知远在某次接受采访时曾如是说,在他看来,当所有的现代人沉溺在生计和单一工作中无暇深度关切这个世界,社会需要精英分子来梳理并告知有价值的观点,毫无疑问,他的持之不懈地读书、游学、思考、写作正是为了要现在、或者不远的将来成为这样的精英。即使多年后,当整个社会已经陷入反精英化的情绪无法自拔时,许知远依然坚持自我。

 

有人非常反感许知远,说他“虚张声势”、“夸夸其谈”、“洋腔洋调”、“自以为是”:他是这样的作者,喜欢说阿尔伯特·爱因斯坦,而不直接说爱因斯坦,他轻飘飘的谈论起一本书,一个人,很多人都google不到,更不用说深谈他的文章了。这人没有思想,只是一个爱显摆,先贤的传身筒而已。面对不断的诟病、指责,许知远不是没有怀疑过自己,每当他的满腔热情和忧愤受到现实产生的排斥时,他便按捺不住自己的焦虑,他无法不让自己去注意这个社会所产生的种种问题,面对一个正在失去方向的民族,他想呐喊,可是很快被淹没,他坐不住,却又不知道站起来该走向哪里……如果说,岁月的流逝最后会带走他的青春,但总有些什么,会随着阅历的增长、生活的积淀而专属于许知远一个人,并且越来越强烈,毫无疑问,那就是一种迫切关注国家命运和参与历史进程的野心。

 

自离开《经济观察报》后,这些年来,许知远忙于他个人的事业,办杂志、写专栏、开书店、做出版,且不时地以《祖国的陌生人》这样的作品来抒发着他内心的“入世情怀”。不管人们是否认同许知远的文风、观点,他的用心还是好的——他的存在就是要积极与社会的集体性庸俗、思想无意识、价值观迷失的现状作斗争。

 

希望在你的国家,你不会是个陌生人。祝许知远好运!

 

二〇一〇年二月十七日

 

作者:杨吉

地址:杭州求是路8号公元大厦北楼20楼

邮编:310013

你不会是个陌生人,祝许知远好运! - 中信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6507)|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