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信出版社

CHINA CITIC PRESS

 
 
 

日志

 
 

永不磨灭的父爱印记  

2010-01-05 10:4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唯一的出路

 

1964年的中国,山雨欲来风满楼。

这一年,离“文化大革命”的正式登台还有两年时间,但置身其间的人们都可以感受到那种紧张的气氛。“地富反坏右”这些“黑五类”,更是在惴惴不安中守候着时间的流逝,他们也不知道自己面临的将是怎样的暴风骤雨。但毫无疑问的是,每次劈头盖脸的运动下来,他们都是首当其冲的遭遇者。

这一年,本书的主人公——徐曙光出生在山东省乳山县徐家镇徐家村的一个家庭。不幸的是,这个家庭的成分不好,也不在“贫下中农”之列。一场场的运动下来,早已家贫如洗,全家人也成为惊弓之鸟,任何风吹草动都让他们胆战心惊。

幼年的徐曙光,全程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动荡不安。作为“黑五类”,他们一夜之间发现自成了“非主流”,被排挤在外足以使这个家庭寝食难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紧接着徐曙光也来到这个世界,作为大哥的徐曙光,当时最大的任务和心愿,就是保护好他们俩不受伤害。虽然,这在当时的环境下,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也许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使得徐曙光极具责任感和领导能力。读者可以在下文中看到,徐曙光这种特质在她未来的创业生涯中一以贯之。他自己后来也坦陈:如果不是儿时在极端环境下锻炼的吃苦、坚韧、顾全大局的品质,日后自己最多也只能是一个职业经理人,而难以成为一个拥有众多企业的“董事长专业户”。

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衣食”总是普通家庭需要优先考虑的问题,其余的一切开支,则是在可以大幅削减之列。但每次带徐曙光去乳山县城,父亲都会带着他去书店逛逛。对于徐曙光看中的书,父亲总会咬咬牙,“慷慨解囊”为他买下来。

对于看书,很多小孩子只是“三分钟热情”而已,翻过几页书之后,很快就会将之扔到一旁。当时的徐曙光也不例外。对于这种“浪费”的现象,徐父并没有像别的父亲一样表现得心疼不已或者暴跳如雷。

他常常对徐曙光说:“把你感兴趣的那部分读好就可以了,即使你只看了一页,将这一页读懂,那么这一页的知识所能够给你带来的价值,也会远远超过买书的钱。”

父亲的话语一直影响徐曙光至今,他对此的理解是:“知识就是力量的基础,知识就是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但学习不应该讲求形式主义,而应该追求实际有效,重质而不重量,绝对不能‘两耳不闻窗外事’”。这也成为他后来一直遵循的行动准则之一。

在上学的过程中,徐曙光一直是个佼佼者。多亏改革开放,1978年全县普考,在徐家镇念完初中之后,徐曙光便开始率先跳出“农门”,考入了乳山县(现已更名为乳山市)一中。他进入班级时,排名是毫不起眼的全班第38位。期中考试时,他一跃成为全班第一名;期末考试时,他更是成为全校第一名。整个高中生涯,他便一直雄踞在“第一名”的位置上,从来没有离开过。

这是在1970年代,“文化大革命”正进行得如火如荼,身为“牛鬼蛇神”的老师基本上都被打倒,造反派与红卫兵遍地横行。1973年,辽宁考生张铁生在大学招生文化考试中交了白卷,却在物理化学试卷背后写了一封为自己低劣成绩辩护的信。随即,此人被称作“反对资产阶级教育路线回潮”的“反潮流英雄”,并以“白卷英雄”的姿态煊赫一时。

当时的徐曙光显然没有张铁生那么高的“觉悟”,但他无疑更为脚踏实地:“我在学校的时候,从来不出去玩的,一直就是在伏案攻读。因为父母告诉他们,对于农村的孩子而言,摆在眼前的出路只有一条,那就是考上大学,走出重重围困自己的大山,到外面去寻找机会和希望。虽然这与当时的‘主流观点’背道而驰,却是父亲和我坚信的路径。”

 

永不磨灭的印记

当时,很多名校的招生名额是分配给每一所学校的,高考之后,徐曙光和父亲商量着报志愿。父亲对上海存有偏见,认为上海人精明而小气,会处处算计你,北方人肯定“玩不过”他们,受他们歧视。于是,父亲就要徐曙光只考虑北京的高校。

由于父亲一直身体不好,选择专业的时候,年轻的徐曙光想要去悬壶济世,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这样至少可以帮到父亲。于是,他首先想报的是医学院。但这个想法却被父亲否决了。

父亲是这样认为的:即使你治好了九十九个人,可是只要你有一个人没治好,也会终生愧疚。但如果你做工程师,即使有九十九次失败,只要有一次成功了,也会名扬天下,就像经历2000多次失败的实验,最终成功发明了灯泡的爱迪生一样。

其实,徐父这样的分析是有社会背景因素的。当时的中国正在大搞工业建设,最为紧缺的就是理工科人才,“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之类的豪言壮语,便是在那个时候大行其道。就读理工科专业,无疑是当时的主流选择。

至于医学呢?那个时代有过乡下经历的人,应该对“赤脚医生”记忆深刻,他们没日没夜地走村串户、遇到什么病就治什么病的生活方式,肯定对徐父有很大的触动。他或许并不希望儿子再度回乡走上这条泥泞的道路。

终于,年轻的徐曙光遵从父亲的意见,选择了“保守疗法”,报考了北京工业学院(现已更名为北京理工大学)自动控制系专业。这是1980年,16岁的徐曙光扛着包裹从威海乡下来到首都,成为整个班级里年纪最小的学生,从此开始了一个人在外面闯荡的生活。

可惜的是,与一向还算顺风顺水的徐曙光相比,他的父亲却实在说不上幸运。

为了摆脱当时那种极端的社会压力和政治压力,使“家庭成分”不再成为背负在自己身上沉重的十字架,使自己照顾的这个家不再担惊受怕,徐父很想入党。在他看来,这是社会对你的最大的肯定,就是接纳你为党员,这是当时要做任何事情的前提。为此,徐父一贯积极地表现,凡是村子里要做什么事情,包括种庄稼、修河堤、挖淤泥等等各种需要自己做,或者自己不必做的事情,他总是冲在前头,捡着脏活累活干。他为村里做了很多事情,反而经常顾不上照顾自己家里。

徐曙光至今还清晰地记得父亲远赴新疆买马的故事。当时,村里的主业就是种地,但山东又不出产耕地的牲畜,于是,当地的几个村子就联合凑笔钱,打算去新疆买马。徐父以前曾去新疆参加过“革命”,这个担子就非他莫属,他自己也非常愿意。

第一次,父亲很顺利地把马买回来了,大家都很满意。但到第二次,却发生了一件事情,父亲在新疆的时候,钱包不小心掉了,里面有几千元“巨款”,如果就这样丢了的话,当时父亲回去肯定无法向老百姓和村子交待。于是,他马上去派出所报案,派出所把他暂时安顿下来,接下来的几天,父亲吃睡在那里,吃得下,睡得着。幸运的是,当时钱包是被两个人同时看见的,他们不敢私分,就上交了。派出所民警把钱包交给父亲时对他说,我们从来没见过心理素质这么好的,要不是因为的确找到了,一定以为你是在诈骗。

第三次再去时,发生的事情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当时是1974年,徐父的一个朋友把18岁的儿子交给他,希望带儿子出去见见世面。不料,回来的路上,火车在兰州暂停,儿子拿暖瓶下车打热水,穿越铁轨时,被迎面驶来的火车撞死。由于打击过大,觉得对不住朋友,徐父支撑着回到家后就不行了,得了严重的肝腹水。徐家公社一个医生过来看过后就说,他没救了。但父亲说,没事的,我一定要坚持活下去,看到我孩子中的一个长大。半年后,父亲奇迹般地能起床了。他支撑活了6年,看着徐曙光考上大学后,因肝癌而去世。

父亲常常这样对徐曙光说:“在你30岁之前,家人能不能受人尊重,主要是看我的为人;在你30岁之后,家人能不能受人尊重,主要是看你的为人。”

的确,徐父以自己的努力,赢得了别人对他的尊重。直到现在,徐曙光依然常常想起父亲对他说过的这句话,可惜父亲永远看不到徐曙光所能为自己所带来的尊重了。这一点,经常让徐曙光觉得很伤感。

“父亲所做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他在我身上留下了永不磨灭的印迹。”徐曙光常常这样回忆说,“无论我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想,父亲会怎样处理?我现在面临的困难,难道还会比父亲当时的遭遇还大吗?在我面前,一切都有可能;但在父亲面前,一切都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会更加感激现在的生活,也会把自己的名利得失看得更加淡一些。当你无所欲求的时候,你会发现自己能够展现出巨大的潜能。”

                                                                                                   摘自《我就是喜欢创业》中信出版社出版

永不磨灭的父爱印记 - 中信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2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