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信出版社

CHINA CITIC PRESS

 
 
 

日志

 
 

别人的名字为何难记?  

2009-08-10 09:46:28|  分类: 个人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别人的名字为何难记?      / 吾勉之

  我们多数人或许经历过这种场景:在一次时尚聚会上,席间的你穿着高跟鞋端着高脚杯,撑着脸几圈下来招呼了不下二十人。可聚会后,你或许连一个聚会上的名字与脸孔也对不上号来了。你所记得的,多数只是那位西装革履的小生是个证券分析师,另一个戴眼镜的谢顶男是书店老板,而另一位年轻的小姐则是电台主持人。
  笔者有一朋友在大房企工作,他在同事间发现了一些颇有趣的规律。比如:公司同事一般都以“某大”来称呼公司工程管理部的几个副总裁,而用“某老师”来区分人力资源部的领导。比如赵姓总裁就简称“赵大”。到了部门,管工地管建筑的那些工程师,就被简称为“工”,比如张工李工。
  这里头规律,颇可玩味——同事不会把管财务管流程的叫“某大”,这是为了辨别领导们的分工与促进工作对接的效率,减少沟通成本;其次,几个职能相近的副总裁,仅仅只用姓来区分,这也是为了节省我们的头脑临时储存。对公司里的同事来说,领导具体姓什么,不重要,或者说是属于次级的信息——对职员而言更重要的,是他们分管领域的差异性。
  流行电影《贫民窟里的百万富翁》,让我们觉得很神奇。能连续七次答对“百元美钞上的总统肖像?”、“左轮手枪的发明者”、“大仲马笔下的三个火枪手名字”这一类问题,主人公的对生活的“用心态度”让人感动。但现实中有人能做到这一点。只需做个简单测试:你不妨连续回答一下以下几个问题:“2005年版5元人民币的背面图案是哪个景区?”“满大街跑的BMW,三个字母分别是什么涵义?”“NOKIA E71正面的按键有多少个?”“键盘上ALFH的排列顺序是?”笔者针对此测试了好些朋友,结果是确实记不住。
  这个问题部分原因在于:在我们大脑中,意义才是王者,而细节并不重要——即使像电脑键盘一样被我们一天敲打上千上万次的东西,我们的长期记忆,我们的储存量也是极有限的。在语言学上,面对日常事物,我们想到的是它们的意义,而不是有关它的具体细节。  
  名字,跟硬币上的头像与花纹是一类的事物——属于细节、属于次要的东西。所以我们碰到陌生人的名字时,容易忘掉,也容易弄混。多年前英国一项研究展示了这一点——研究人员要求受测者记下传记中一些虚构的名字,以及跟这个名字关联的职业、住址、兴趣等信息,比如这样一段话:“一位知名的业余摄影师,安·柯林斯,住在布里斯托尔附近,她是那儿的一名卫生巡视员。”受测者最有可能记住这个虚构人物的什么信息呢?或许你猜对了,那就是“业余摄影师”。69%的受测者,记住的是这个人的职业;紧随其后,与之非常接近是爱好,记住的人数占62%。一直到最后,只有30%不到的人们才记得这个人的姓名。我们容易记住一个人的职业是“面包师”,而记不住一个人的名字叫“贝克尔”(这两者均为同一个词Becker)。
  吉姆、提姆,或者晓波、赵亮——这些名字都没有内在意义,至少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是这样。而职业、个人爱好和出生地等信息就不一样了,它们在“在语义学意义上,有更丰富的含义”—它们意味着一些东西。可能你曾经去过布里斯托尔,或者你真的是个摄影迷。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些信息就会保持在你的记忆中;这些信息有意义,但名字没有。
如果你还不能判断哪些信息是重要的而哪些是次要的,那么有一个最简单的推断:“我们记不住的东西,对自己而言一般不是重要的东西”。相比于各大网站的账号与密码,我们肯定很少有人会忘记自己的银行密码与女友生日——虽然很多人常常记不住父母的生日。
既然名字难记,那有啥捷径吗?
有关复习规律或者记忆力训练的课程上,一般都会提到这个名词——“艾宾豪斯记忆曲线”。100多年前,一个叫赫曼·艾宾豪斯(Hermann Ebbinghaus)的德国人着手研究了这个现象——有时候不管我们怎么努力,还是很难让自己的大脑记住那些没有意义的东西。艾宾豪斯用了数年时间来记忆几千个没有任何具体意义的符号,像是DAXQEH。每天早晨、中午、晚上,年复一年,他都一遍遍地跟着节拍器的节奏重复着这些长串的符号—MEBFUTPONDAKGOLLIG……直到把它们都记到脑子里。这样的记忆过程常常让他头痛不已。每过一段时间,艾宾豪斯开始测验自己的记忆效果。他发现,当从这些字符中找不出任何意义的时候——就像刚才列出来那几个他实验用的符号那样——它们就会很容易被忘掉。比如,在一个小时之后,艾宾豪斯就会把自己费了很大力气才记住的符号忘掉一大半。人们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克服这类健忘问题,方法就是把这些没有意义的符号注入一些因素,使之变成充满意义的信息。
  这一记忆规律,在目前的网络流行人名命名特征上得了最充分的运用——每一个网络流行名字都蕴含着最核心的含义——从“范跑跑”、“郭跳跳”、“余含泪”、到“王幸福”、“于超女”,从“正龙拍虎”到“托市久耕”,无不用最简洁的字词组合,蕴含着最大的信息量。
没有任何意义的符号转换成了有意义(至少对单个网民来说有意义)的信息。这是一种古老的技巧——古代称作“记忆术”,在古希腊时期就已经出现了。希腊人那时候印刷术还未出现,也没有书本,但希腊人也需要把信息从一个人传递给另一个人。他们只有用这唯一的一种古老的方法:口传心授。为了让口口相传的信息更加准确,人们需要一种能够记住大量信息(有时候是非常大的信息量)的方法。于是,希腊人学会了把没有意义的符号和有意义的信息联系起来。
名字的记忆规律,只是我们生活中记忆现象的一个方面。美国普利策奖获得者约瑟夫·哈里南的这本《错觉》里,以生动的笔调,探讨了很多生活中的记忆现象。比如,男人会对自我的过去保留更多成功的记忆——所以,他们会倾向于发动战争,也会倾向于夸大自己的性伴侣数目,相比于女人,男人甚至会因为自己不真实的炒股成功经历而在买进卖出时更加活跃。
这就是生活中的错觉——一种因大脑记忆的规律,而给我们自己带来的颇可玩味的错觉。
别人的名字为何难记? - 中信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错觉》  约瑟夫·哈里南[著]
  ISBN 978-7-5086-1523-3
  中信出版社   2009年6月隆重推出!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