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信出版社

CHINA CITIC PRESS

 
 
 

日志

 
 

“中国33岁”——千年大国“而立之年”?  

2009-12-23 09:56: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年8、9两个月,我受托在中国若干城市旅行,访问且记录下对这些城市的当时观感,及一些随机邀访对象由一个特定话题所引申出来的叙谈─这个话题叫“中国33岁”。

 

其实这一整个长段旅行或访问,并非那么严肃的,且就“访问”本身而言—我没想过用“采访”一词,因为它显得有点“官式”了,而我并不具这样的身份。当我稍后回过头来打量这三两个月的全部行程,我更愿意将它理解为一种朴素的人与人之间因缘际会的思想碰触。当然,未免不太深刻—想要深入探测或挖掘某种“深层含义”,仅靠如此这般蜻蜓点水稍纵即逝地行进,还远远不够。对人思想的理解,或对城市心性的把握,均系如此。

 

我想自己只是一个单纯记录者,受命带了一个话题包袱南来北往—“中国33岁”,这个不是任何时间叫任何人都能摸得着头脑的概念,帮助我打开一些人的心扉。我以这些人的视角与思想来充实个人眼界,顺带了解我走过的中国。

 

 

其实“中国33岁”这个稍带蛊惑性的概念,未始不大而空泛—在哪些领域,何种层面,可以去展开这一话题?我后来在北京,曾经造访过一位叫吴稼祥的著名学人。这位习惯上有着严谨思辨条理的先生,很容易就拨拉出这样一种“不严肃的说法”,可能遭遇到论辩的“陷阱”。他进一步指出,在如此大且无细分的概念涵盖下,叙述本身是会“失焦”的,这是叫我记忆相当深刻的指教。当时,我的全部访问行程已经过半。

 

只在结束全部旅程过后,特别又经历一段时日的沉淀,当我重听对话的全部录音,并借此回想起一些人士在访谈间的音容笑貌,个人倒有一份别样的感受了:所有这些人,在录音机前的那种正襟危坐的姿态,未始不是一种灵魂意义上的。在中国,自认难免被命运带着走的人,绝难自承个人可以作为某种社会变革的主动参与者,千百年来都是这样,但好在还有人心可观。值此国家民族遭逢一个特别的历史时刻,所有国民,特别是所谓的普通人,应有机会坦诚表达他(她)们的真实思想,这很难说是没有意义的。

 

至于“中国33岁”具体指怎么一回事,我自不能按下不表。完全可以预期的,在旅行中,不断有受访人首先问到这个概念的含义,也有许多人自行将其理解为中国“改革开放30周年”的一种解读─在我看来,这样的理解本身,就是一个有点意思的情况。不是无端的呀,饱受长期政治说教的洗礼,一些人所养成的思维定式,已形成无从逆向的本能。

“中国33岁”一说,其实源出韩国《每日经济》与《每日经济》调查公司,于2008年2月28日起所做的中日韩三国国民经济意识调查中的一道选题。在中国国内,最先披露及跟踪这则消息的,是在坊间十分好卖的《环球时报》。这样的新闻食材,素来系这家喜欢以民粹语态来建构中国主流社会意识的报纸的最爱。作为《人民日报》的亲民版,该报一直以来有以固定版面篇幅来呈现某些“世界看中国”内容的习惯。经济强劲成长约20年后,中国,包括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正在满足于自身取得的巨大经济成就,更关注自身于国际间的观瞻印象,这对于“面子文化”传统素来久远的中国社会而言,是十分正常且可以理解的。

 

以下有关“中国33岁”的新闻概述,援引自2008年3月25日的《环球时报》,由该报特约记者詹德斌等写出─

 

为纪念创刊42周年,韩国《每日经济》与《每日经济》调查公司共同实施了一次中日韩三国国民经济意识调查。《每日经济》调查公司理事朴相镇2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介绍,此次调查是从2月28日开始的,一直持续到3月4日。调查对象是中日韩三国的

1575名国民,其中韩国551名,中国524名,日本500名。调查对象涵盖20至59岁之间的成年男女。对于其中“如果用年龄来评价,你认为自己的国家多少岁”这一问题,中国人认为本国国家形象年龄为33.3岁,韩国人回答本国年龄为36.5岁,日本人的回答则为45.9岁。有意思的是,日韩两国国民,也认为中国国家形象很年轻。韩国人认为中国国家形象年龄为31.3岁,日本人认为中国32.7岁。此次调查的项目,还有中日韩三国国民对本国产品和品牌的信赖度等其他一些问题。

 

朴相镇表示,以国家形象年龄为项目来调查,在韩国是第一次。本报驻世界各地记者20日纷纷打听,也没听说其他国家搞过。朴相镇说,“当时产生做这个调查的动机,主要是因为东亚的经济主体是中日韩三国。我们很想知道三国目前的变化是什么,以及它们的变化趋势是什么,所以决定实施调查”。他表示,最近韩国媒体上有关中国的新闻很多,因此调查时没有就国家形象的每个要素逐个询问,而是一个总体上的评价,主要是“如何看中国,中国大概处在一个什么程度上”。他个人认为,评价国家形象的要素有许多,如:品牌的数量、产品的质量、经济规模、市场是否有机运转等。

 

对于三国民众都将中国视为最年轻这一结果,朴相镇说:“这多少让人感到有些意外。”他表示,此次调查的国家形象年龄主要还是经济方面的,三国国民都认为中国形象年龄是30岁多一点儿,很可能是因为中国本身很大,从总体经济规模上来说也很大,所以被评价时会得到更多的形象分数。他说,三国国民同时认为中国是形象年龄最小的国家,与中国经济发展的弹性与开放程度也有一定关系,“就发展潜力来说,中国仍有很大空间”。他也提到,国家形象年龄较大,也可以解释为其发展程度已达到一个相当的水平。

 

韩国《中央日报》驻北京记者张世政2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他觉得中国比33岁年轻,也就是20多岁的样子,很有潜力;韩国36岁是合适的;日本不止46岁,应该是在50岁左右。他说,这个年龄排序是从国家经济活力角度讲的。如果是从别的标准衡量,可能是另一种排序方式。

 

日本外务省大臣官房参事官井出敬二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日本虽然进行过有关国民对各国亲近感等调查,但据他了解,还没有用年龄来形容一个国家的调查。他认为中国之所以被看成是三国之中最年轻的,是因为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他说,发达国家一般都存在着严重的老龄化问题,而中国的年轻人相对较多。即使从国民的平均年龄来看,中国最年轻也合乎情理。另外,目前中国各领域的领导都实现了年轻化,这也让人感到中国年轻的力量。不过他认为,年轻也有年轻的问题:中国不少年轻人对传统文化掌握不够,中国社会一些人也越来越金钱至上,这虽然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不能忘记除自己外还有其他人,也要学会为他人考虑,而作为一个大国,就更要在顾全本国利益的同时,照顾到其他国家。

 

美国《国际市场新闻》记者、英国人大卫·斯坦利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觉得“中国形象年龄33岁”有点不好理解,他反问说:“中国的历史很长,怎么能说是一个年轻的国家呢?”但他认为,“这个年龄表明中国的前途非常好,尤其是同已经工业化的国家相比。那些国家的发展高峰已经过去了”,“另外,这也和政治有关。我是英国人,英国几乎没有革命,现在还有女王,而在中国却发生了很多变化,日新月异”。他还幽默地说,他觉得英国已经老了,如果打年龄分,可能是65岁。斯坦利说,国家的形象年龄包含了复杂的因素,不应过于简单判断。许多英国人认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年轻的国家,是个小孩,有时候会发脾气,文化也不是很有深度,但美国的文化其实“很厉害”。

                   

摘自《中国33岁》

 

 

“中国33岁”——千年大国“而立之年”? - 中信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