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信出版社

CHINA CITIC PRESS

 
 
 

日志

 
 

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在读的书《后美国时代》  

2009-11-12 10:00:3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在读的书《后美国时代》 - 中信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他者的崛起

 

本书的内容不是关于美国的衰落,而是要讨论所有他者的崛起。确切地说,它讲述的是世界范围内正在发生的大转折,这种转折虽然是人们广为讨论的话题,但我们对它的理解依然很肤浅。当然,这也无可厚非,因为变化总是缓缓发生的,就连最大的变化也不例外。虽然我们津津乐道所谓的“新时代”,似乎对世界也已经了如指掌,但事实并非如此。

过去500年来,世界范围内已经发生了三次结构性的权力转移。每一次权力转移都是权力分配的根本性调整,都重新塑造了国际政治、经济和文化生活。第一次权力转移是西方世界的崛起。西方崛起的进程始于15世纪,到18世纪末期,这一进程大大地加快了。它创造了我们所熟知的现代化—科学和技术、商业和资本主义、农业革命和工业革命,同时也创造了西方国家长盛不衰的政治主导地位。

第二次权力转移是美国的崛起,它发生在19世纪行将结束之际。美国实现工业化不久,就成为自罗马帝国以来最强大的国家,并且也是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这样的国家:其他国家无论怎么联合也没有它强大。美国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期,主导着全球经济、政治、科学和文化。在过去的20年间,美国的优势无与伦比,这是现代历史上绝无仅有的现象。

目前,我们正经历着现代历史上的第三次权力大转移,这次权力转移可以称之为“他者的崛起”。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全世界所有国家的经济都在快速增长,而且增长率之高在过去是不可想象的。虽然各国经济繁荣与萧条并存,但总体趋势无疑是上行的。最明显的增长发生在亚洲,但目前已经远远超出了这一地区。正因如此,把这次权力转移称为“亚洲的崛起”是不恰当的。在2006年和2007年,世界上有124个国家的增长率达到了4%以上,其中包括非洲的30多个国家,占非洲大陆的国家总数的2/3。“新兴市场”一词是投资基金管理人安东尼·范·阿格塔米尔(AntoinevanAgtmael)创造的,他列举了25家最有可能成为下一波世界性跨国公司的企业。在他列出的名单中,巴西、墨西哥、韩国和中国台湾各有4家企业,来自印度的企业有3家,来自中国内地的有2家,阿根廷、智利、马来西亚和南非则各有1家。

让我们放眼世界。目前世界最高的建筑物在中国台北,但很快就要被正在建设的迪拜塔赶超了。世界首富是一位墨西哥人,世界上最大的注册贸易公司是中国的。世界上最大的飞机是俄罗斯和乌克兰制造的,最大的炼油厂在印度,最大的工厂全部位于中国境内。从许多方面衡量,伦敦正在成为世界上最大的金融中心,而财力最雄厚的投资基金来自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国家世界最大的摩天轮在新加坡。世界排名第一的赌场不在美国拉斯韦加斯,而是在中国澳门,而且,从年度博彩收入来看,中国澳门也已经超过拉斯韦加斯了。无论从制片数量还是票房收入看,世界上最大的电影产业在印度的宝莱坞(Bollywood),而不是美国的好莱坞。就连美国最大的娱乐活动——购物,也已经走向全球了。世界十大商场只有一家在美国,却有两家在中国北京。

以上是一连串美国被赶超的名单,这只不过是信口拈来而已。令人震惊的是,仅仅在10年之前,美国在所有这些名单中,即使不是大部分,也在许多方面高居榜首。

世界上仍然有几亿人生活在令人绝望的贫困中,在这种情况下两眼紧盯着蒸蒸日上的繁荣似乎是不合时宜的。但事实上,生活水平在每天1美元及以下的人口比例,已经从1981年的40%锐减到2004年的18%,预计到2015年可以降到12%。仅中国的增长就已经使4亿多人摆脱了贫困。在占世界人口80%的国家中,贫困人口的绝对数量仍然在持续减少。世界上最穷的人生活在50个国家,那里是需要紧急援助的绝望之地。在其他142个国家中,包括中国、印度、巴西、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土耳其、肯尼亚和南非,贫困人口正在融入蓬勃发展的经济增长和效率提高的洪流中。从古至今,我们第一次见证了真正全球性的经济增长。这一局面正在造就一个全新的国际体系: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不再是客体和旁观者,而是自己掌握命运的博弈方了。在此背景下,一个真正的全球秩序诞生了。

这个新时代的另一个方面也值得一提,那就是权力正在从国家流散到其他行为体。本书所说的正在崛起的“他者”,也包括许多非国家行为体。在这个新时代里,组织和个人的能力增强了,等级制、集权化和控制力则正遭受侵蚀。过去由政府独揽的一些职能,现在需要与国际机构共享,例如世界贸易组织和欧洲联盟。在所有国家、所有议题上,每天都有大量非政府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出来。企业和资本在全球范围内转移,以寻求最佳的经营地点,这使一些政府从中受益,也有一些政府遭受损失。恐怖分子(如基地组织)、毒品卡特尔、叛乱分子和各种民兵组织,都可以在国际体系的角落和缝隙里找到自己的生存空间。权力正在从民族国家向外转移,既可能向上也可能向下,也可能向侧边转移。在这种环境下,国家权力的传统行使方式,无论是经济权力的还是军事权力的,已经越来越不灵了。

呼之欲出的新国际体系可能与此前的体系大相径庭。100年前,一帮欧洲国家的政府主导着一种多极秩序,导致多国盟友和对手变幻莫测,误判和战争层出不穷。在后来冷战时期的两极秩序中,国际体系虽然在许多方面都比较稳定,但超级大国对彼此的每一个举动都要做出反应,并且往往是过度反应。1991年以来,我们生活在美国帝权之下。这是一个特殊的单极世界:开放的全球经济已经并且仍在快速扩张。目前,这种扩张正推动着国际秩序在本质上发生新的变化。

从政治—军事层面看,我们仍然生活在一个由“唯一的超级大国”主导的世界。但从其他任何维度看,诸如工业、金融、教育、社会和文化,权力分配都在发生转移,都与美国的主导地位背道而驰。这并不意味着我们正进入一个“反美的世界”(anti-AmericanWorld),而是正阔步迈向一个“后美国世界”(post-AmericanWorld),许多国家和个人都在对它进行塑造,为它确定方向。

这些变化将会带来何种机遇和挑战呢?对美国及其主导地位而言,这些变化又意味着什么呢?从战争与和平、经济与商业、观念与文化等角度看,这个新时代又将是什么模样呢?

简言之,生活在“后美国世界”上将意味着什么呢?

任何黄金时代都有终结之日。极盛时期越是璀璨夺目,终结之时越是惨不忍睹。2008年的惨剧是1929年以来世界上最严重的金融崩溃,它导致了自“大萧条”以来最大幅度的经济衰退。2008年发生的一切都是史无前例的:全球经济中大约有40万亿美元的净资产毁于一旦;美国两家最大的抵押贷款机构被政府接管;雷曼兄弟的倒闭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银行破产案;风靡一时的投资银行一夜间烟消云散;世界各地竞相出台救市和一揽子经济刺激方案,总额已经达到了数万亿美元。我们正经历的这个时代将会载入史册,成为子孙后代长期谈论的话题和研究议题。

 

《后美国世界:大国崛起的经济新秩序时代The Post-AmericanWorld》

ISBN 978–7–5086–1578–3

(美)扎卡利亚著;赵广成,林民旺译

中信出版社出版 

 

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在读的书《后美国时代》 - 中信出版社 - 中信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2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